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日本艺术摄影史——博览会与摄影
日本艺术摄影史——博览会与摄影
2015/5/21 13:30:20  北京文艺网   

从这一期翻译专栏开始,林叶将逐篇选译日本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日本艺术摄影史》一书,该书作者西村智弘于1963年出生,作为日本映像评论家、艺术评论家的他在本书中以全新的视角审视了日本艺术摄影的历史。他认为日本以往的艺术摄影论多数沉迷于1930年代兴起的“现代主义史观”,始终“以西方式的视点把握日本的摄影史”,基于对这种“西方式的”“现代主义史观”的批判,他回顾日本摄影史,对浮世绘、画意摄影、30年代的新兴摄影、战后的当代艺术与概念摄影、原版照片以及后现代主义摄影、数码摄影等一系列映像表现的历史与特性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尝试重新对“作为美术与映像的接点的摄影”进行解读,系统地对日本多彩多姿的摄影表现手法进行归纳总结。希望这本书能够帮助大家对日本摄影以及日本摄影美学有一定的了解与认识。
  

日本艺术摄影史 / II. 以艺术为目的的摄影 / 1. 摄影与日本美术
  

博览会与摄影
  

说到摄影与工艺,现在已经是两个维度里的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不过,至少在明治时期,二者之间的差别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对于照片而言,工艺并不单单只是摄影的对象。在当时,摄影本身也被当成是工艺的一种。如果说摄影为何能被当成工艺,这个问题一方面因为当时对工艺这个概念的理解是极其模糊的,另一方面,摄影作为一种类型,在当时也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位。不过,摄影也的确与工艺比较接近。


 
横滨写真的风格
  

“横滨写真”就是一种将摄影与传统工艺相结合的产物。横滨写真始于开港之后聚集在横滨的那些摄影家,他们的主要销售对象是外国人。他们拍摄日本的风景及风土人情,然后给照片上色,再作成相册。后来,他们渐渐将传统工艺纳入到创作之中,除了以螺钿工艺[1]的描金画做封面的描金画相册之外,还有铃木真一[2]的陶器照片、水野半兵卫[3]的金漆彩画照片等等。 

 


晚年的铃木真一夫妇


水野半兵卫的描金照片


“横滨写真”这种采用传统工艺的做法,让日本的美术工艺品在海外大受欢迎。特别是那些专务出口而制作的横滨写真,就像那些日本主义(japonisme)[4]风潮下的日本工艺品一样,有着相当高的人气。这在各国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873年(明治六年)的奥地利世界博览会是日本明治政府首次参加的世界博览会,根据顾问戈特弗里德-瓦格纳(Gottfried Wagener)[5]的建议,参展物品主要以精巧的工艺品为主。由于陶器、景泰蓝、漆器等均深受好评,出于殖产兴业的目的,政府开始重视这些用于出口的传统工艺品。

 

横山松三郎

 


热田神宫-拜殿横山松三郎摄影
  

维也纳世界博览会上也展出了一些照片。其中就有横山松三郎受太政官专员蜷川式胤之命拍摄的古寺院、神社以及正仓院所藏宝物的照片。在此之前,横山松三郎虽然拍摄过一些佛像的照片,但只是用来作观光景点的照片,正式给文物拍照的这是第一次。此外,维也纳世界博览会的参展目录草稿中除了“写真画”之外还有“写真屏风”[6]。虽然可以把“写真屏风”看成是用照片做成的屏风,但是,这也可以理解为“用照片做成的工艺品”。


基于维也纳世界博览会的经验以及之后的调查,日本政府在国内举办的第一个博览会是明治十年(1877年)的日本国内劝业博览会。虽然这个国内劝业博览会只持续到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的第五届,但每一届都有照片作品参展。而且,只要把每一届展览分类进行对比就会发现每一次照片的分类方式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由此可见,照片这种类型是很难定位的。
  

第一届日本国内劝业博览会的第三区是“美术”。展览分区目录中关于“美术”这一条目的说明为,“书画、照片、雕刻、其他所有制作精巧雅致之物”。可见,照片是与绘画、书法、雕刻等一起进行展示的[7]。而且,关于“摄影”这一类别的清单,有如下说明:
  

第四类摄影术

其一印在纸、金属、玻璃、木、织物或者瓷器表面上的照片
其二基于照片的印刷、碳素印刷等
其三照片平版
  

从“其一”的说明中可以看出,除了印制在纸上的照片外,印制在金属、玻璃、木头、织物、陶器等材料之上的照片也属于照片的对象范围。从这个定义就可以知道,用照片作成的工艺品也被纳入摄影之列。第一届日本国内劝业博览会中的类型区分是极其含糊不清的,美术与工艺,或者工艺与工业之间的区别都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这是因为在政府提倡的殖产兴业的影响之下,“美术”是被当作“产品”来理解的。而摄影之所以被列入“美术”这一类别,是因为照片是作为像工艺品一样的产品来看待。
  

这个时期的博览会里,也有“横滨写真”的创作者铃木真一的“绢布印制”风景照片。所谓“绢布印制”,就是在绢布上印制照片,再用油画的方式进行着色。正如《东京日日新闻》的博览会评论中所写的,“还以为是油画,看了左边的说明,才知道不是,而是一张大幅的照片”,文章对这些照片给予高度的评价[8],认为“这些照片应该作为这个会场的压轴”。铃木真一也制作印制在陶器上的陶器照片。陶器照片是以工艺的方式对照片进行运用的产物,不过,这大概也是从“绢布印制”的照片或者其他类似想法中派生出来的作法吧。总而言之,与其说这是一种以“油画”式绘画作品为目标的做法,不如说,这是将绘画的匠心纳入到照片制作之中的一种做法,就像工艺家将绘画的匠心纳入到工艺品的制作之中一样。
  

明治时期日本国内外的各种博览会在类型上实现差别化的区分。之后几届的博览会中,第一次国内劝业博览会中“美术”一词的暧昧性,逐渐被一点点地修整,以绘画与雕刻为代表的纯美术与以工艺为代表的应用美术被区分开来。例如,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的第五届日本国内劝业博览会就模仿三年前的巴黎世界博览会,采取了把工艺从美术中完全分离出来的政策,将工艺排除在美术部门之外。随着美术与工艺被明确区分,以传统技法为基础的工艺与以机械技术为基础的工业之间的区分也变得越发清晰。
  

然而,尽管博览会的类型区分已经非常明确,但是由于对摄影的定位还是非常的模糊,因此摄影的地位一直是在美术与工艺、工艺与工业之间摇摆不定。在明治二十三年(1890年)的第三届日本国内劝业博览会上,摄影被归入第一部“工业”的“摄影及印刷”与第二部“美术”的“各种制版的照片及资料”这两个类别之中。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的第四届也差不多如此,而到了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的第五届,摄影则被归入第九部“工业”与第十部“美术及美术工艺”的“美术工艺”之中。第一届中被归入“美术”部门的摄影后来就不断面临“美术”与“工业”、或者“美术工艺”与“工业”的分裂。这种将摄影分归两个部门的分类方式表明摄影在类型上的定位始终无法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摄影已经被驱逐出“美术”部门,被赶到“工艺”或“工业”部门之中去了。
  

[1]螺钿工艺是用螺壳与海贝磨制成人物、花鸟、几何图形或文字等薄片,根据画面需要而镶嵌在器物表面的装饰工艺的总称。
[2]铃木真一(1835-1918)是幕末?明治时期的摄影家。1874年在横滨弁天通开设照相馆,他花十数年的时间研究开发在陶瓷器上印制照片的技术。
[3]水野半兵卫,1852年生于日本静冈。1890年发明描金照片。所谓描金照片,就是在涂有黑漆的木板上,再涂一层金漆或银漆,用珂罗版印刷的方式在这上面印制照片。
[4]日本主义是指19世纪中叶在欧洲(主要为英国和法国等文化领导国家)掀起的一种和风热潮,这种风潮在欧洲盛行了约30年之久,特别是对日本美术的审美崇拜。
5]戈特弗里德?瓦格纳(Gottfried Wagener)德国化学博士,1868年来日,为有田烧(日本传统陶瓷之一)从薪柴工艺步入窑业工艺进行了技术指导,后先后就任了京都府立医学校(现:京都府立医科大学)、东京大学的教师和东京职工学校(现:东京工业大学)的教授工作。被誉为培育日本窑业之父。
[6]横沟广子《维也纳世界博览会展品目录草稿(艺术工艺编)(三)》、《美术研究》359号,平成6年(1994年)三月,53页。
[7]《国内劝业博览会展品分类目录》、《日本近代思想大系17 美术》岩波书店,平成元年(1989年)、405-406页
 [8]《博览会之记》、《东京日日新闻》明治10年(1877年)9月14日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