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尼康摄影大赛2014-2015获奖者与评委专访
尼康摄影大赛2014-2015获奖者与评委专访
2015/7/23 11:15:37  迪派网    

7月14日,尼康摄影大赛2014-2015颁奖典礼在上海花园饭店举行,这是尼康摄影大赛颁奖典礼首次在中国举办,同时也是尼康摄影大赛首次在海外举行颁奖典礼。颁奖仪式后,我们特别访问了此次获奖的作者以及部分评委,现整理问答纲要如下,希望大家通过这些对话,能更多的了解这次的获奖作品、更了解尼康摄影大赛。




Q1:我想问一下野口先生,我们知道越是熟悉的场景,越难拍出新意,而你的作品非常不一样,想问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能否说一下它其中的含义?

A:Katsuhiro Noguchi

我的本职工作是广告摄影,所以也从事了很多广告的拍摄。从1995年开始筹建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在筹建的时候也用到一些鲜花,于是有了一种新的发现,比方说花瓣的形状,根据光线的不同,鲜花会给予我们不同的表情,所以我希望把这些展现给大家。在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我的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让我可以有时间仔细观察鲜花、然后把这些鲜花和自己心中的鲜花联系起来,希望能够来抚慰这些灾区居民的内心。


Q2:我想问一下野口先生,为什么您选择拼装的鲜花,而不是选择去拍摄实景?

A:Katsuhiro Noguchi

实际也在拍这些实景,比如说有树,还有花。能够更有效的去除它的背景就是现在的这种拼装法,我把很多实景照片作为我的一个数据库,来进行这样的一个拼接。


Q3:我想问一下《回家》的作者吳牧人你平时喜欢拍哪些题材和对象?

A:吳牧人

主要都是在拍人,也会拍一些活动,还喜欢做一些车拍。我也很喜欢拍一些影片,现在还有很多不成熟,我喜欢想一些特别的剧情,让剧情的延展性可以更高。



Q4:问一下Balu先生,你在拍照的时候用的什么样的设备,什么样的光线?是用的闪光灯?

A:Balu

我的背景是黑色的,然后我的光圈也非常大。没有用闪光灯,使用的是自然光线。拍摄照片的时候我使用了一些光线的曲线,制作这个照片的时候也运用了一些曲线的手法。


Q5:想提问野口先生,我知道你想要通过花朵来传达信息,但是理解它背后的意义是有一些困难的,这种类型的花朵跟世界其他地方的花朵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是这样吗?

A:Katsuhiro Noguchi

我并不是鲜花的专家。在现在这样一个时代有很多的表达方式,在这些表达方式当中,日本有插花的艺术,但是我所拍摄的都是一些鲜花,日本的插花是把鲜花插在花瓶里面,然后借用背景来形成作品,我的作品是把背景全部消除掉,我刚才也介绍了,我感觉到了鲜花生存的力量,我要把鲜花最佳的状态拍在我的作品当中。人与鲜花的交流其实是非常丰富的,我们一直是在利用鲜花,现在也是为了生存而不遗余力。看了这种鲜花和人的接触方式,我觉得自己非常渺小,和鲜花接触能够得到一种特别的喜悦,作为一名摄影师,可以把这些鲜花拍成摄影集,也可以把它转化成一种合唱曲,这是我对鲜花的理解。



Q6:您拍摄《游泳池》的地点是哪里?这个游泳池为什么会让你感到很有兴趣?

A:Fang Tong

是在加拿大,是一个公共游泳池。这幅作品有一点超现实主义,它是非常安静和非常宁静的,水面没有任何的涟漪,光线也是非常的简单。我们可以看到它的这个线条也很简单,我总是对这些简单的线条很感兴趣,它会创造出一点超现实的感觉。这个小男孩他是非常的开心,他的这种情感就跟周围这种宁静的环境造成了一种对比。我使用了PS来设置这个背景,把这个背景变得更加简单一些,然后我去除了一些树或者是其他的多余的元素,我想把这个图片变得越简单越好。你第一次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一个真实的照片或者图像,但是你再看一眼会觉得稍微有一点奇怪的感觉,它是超现实的,可能会想到它是不是世界上真实存在的地方。在其他我的摄影作品当中,我也是希望营造一点点超现实的元素, 要适可而止,不能太多,留一些空间给观众来想象。



Q7:在您的作品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汽车的反光镜呈现在第一个照片当中,您想要表达什么?

A:Emile Khafizov

这个反光镜我们可以看到它是在树影的旁边,有一点折射,然后这个反光镜当中可以看到一些家中花园当中反射出来的图像,这是我父母的一个花园,我现在已经不跟我父母住在一起了,但我还是非常想念我以前的这个家。


Q8:在这个视频当中,里面有很多的人在不停的移动,是一般的人么?你会不会给他们一个角色,让他们不停的走动。我觉得他们看上去像士兵和军人一样。

A:Chris Rudz

这个安排是非常简单的,我就是在寻找一些我想要表达的和想要画的主题。我首先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找到一些线条,能够表达人在移动,然后我把照相机对准了这些人。但其实他们只是普通人,就是一般的人在沙滩上走。


Q9:我要问吴先生《回家》的作品,把不同的机器让它们行动起来,但是里面没有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A:吳牧人

我们拍的时候是先拍有人的动作,然后尽量挑出他的动作是可以不会挡到那个物品的。然后进到电脑里面再去把有人的部分去掉,再和背景做在一起。


Q10: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故事,讲了一段非常美妙的回忆,您是怎么画这个人物的,视频当中的男孩、女孩,都是自己画的吗?你的专业是什么?

A:BakaSaru

对,这都是我自己画的。 我学的是数码动画,但是老师并没有教我怎么样来做这样类型的视频,然后我就自己去自学,然后做了这个视频。


Q11:我想问一下有关颜色的选择,这个人体拍摄出来并不是非常的健康,为什么选择这些颜色构图?

A:Balu

我选择这些颜色,因为我想要来表达我们的皮肤下面的一些构造,比如说皮肤下面的一些肌肉或者是其他的人体构造。


Q12:您在拍这个照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这两个孩子他们是什么样的角色?

A:陈瑞元

其实这个作品,画面上面是两兄弟。我们经常到这个地方来创作。拍这个小孩子的摄影师很多,我就用不同的视觉来表达这个构图,我是蹲下来拍的,等最佳瞬间的时候按下了快门,所以我就选择了这种不同的视觉来展现给大家。


Q13:我想提问Chris Rudz,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通过这个影片具体想要表达的身份的认同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A:Chris Rudz

因为我的视角是想要创造一个不同的观点,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每个人看到它以后想象的这个空间很大,所以每个人的理解会不一样。怎么样创作这个作品是一回事,每个人不同的理解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每个人的印象都会不一样。


Q14:如果您将这个视频延长到一分钟的话,您还会放哪些内容上去?

A:Chris Rudz

我觉得应该没有了,因为这个作品做到这里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我对于这个作品的理解要点,就是要抓住一种感情,抓住我们的一个感觉,然后就是呈现它。


Q15:您当时是怎么会了解到这个比赛,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参加的,参加之后有没有对获奖有一些期许?

A:Baka Saru

我在学校了解到这个比赛,这是学校布置给我的作业,我觉得他们没有预期说我作为一个学生能够得奖。因为我们每一帧要单独做,剪辑下来最后做成完整的作品。我想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大家都能够听我讲述我的故事,我也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故事,我还想说,真的没有想到我能得奖,但是真的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分享。


Q16: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在光影的布置上有没有人为的布光,还是都是自然光?还有一个就是您是否以前也参加过其他的摄影比赛?您觉得尼康的摄影比赛跟其他的摄影比赛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A:Fang Tong

首先第一个问题没有人为的打光,是自然的光,但是后期有人为的处理。我把一些复杂的光影简单化了。

尼康摄影比赛最大的特点是比较艺术化,最后选出的作品我觉得都非常的艺术化或者是个人化,这个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它打破了传统的一个摄影的条条框框或者是概念,从摄影到现在的数码艺术时代,跟以前传统摄影的确是有所不同,它应该不能完全的拒绝后期这样一个加工的过程。我的观点是,拍照前期拍完以后,我会对每一张照片都会有一些后期处理,这是一个创作的过程,这个可能是延续了我以前画画的习惯。所以现在搞摄影也是利用数码的一些技巧来完成最后的创作,这些后期的最终目的是让它达到我想要的一个情绪和整个作品中贯穿的要表达的东西,让观众能够看到和能够思索。拍照需要传达情绪,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


Q17:我想问一下各位在拍摄时的一些经验,包括也想问一下评委,对今后的参赛者有什么样的建议?

A:评审王磊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关注身边的生活,这也是想给大家的一个建议。很多刚刚拿起相机的人,有人认为在更远的地方才会有更美丽的景色和有更奇怪的人和更复杂的生活,但是真正值得我们记录和发现的美好东西往往就在我们身边,就在于我们自己的故事,我们自己身边的故事。所以我的经验和建议,就是多去关注和拍摄身边的人和事情。



Q18:我想问一下Chris Rudz,这个作品非常简洁,而且你想表达的内容也非常丰富,刚才也是了解到了您对日本的徘句、短歌都是非常感兴趣。而且你会把徘句和短歌翻译成英文,为什么您会对日本这种传统文化有兴趣?

A:Chris Rudz

这个作品有一些独特性,我有很多灵感是来自于日本,我曾经在日本工作和生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实际上我觉得当我在日本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事物所吸引。它是有关于一种生活,而且它是一种静态的观察,就是视觉,当你去观察那样一个瞬间的时候,其实它是瞬息间就会失去的东西,但是你去把那个静态的过程捕捉下来,这个过程是让我觉得非常吸引人的,我自己也在追求这样的一种效果,就是能够捕捉一个永恒的瞬间。


Q19:我想问一下Balu,你觉得美的定义是什么,我想让你给刚开始摄影的人一些建议。

A: Balu

我不想更多的去谈我自己的有关于美的理解,或者是说这张照片我想诠释什么,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对每一幅图片每一个作品背后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而且每个人都有自由去进行自己的理解。我觉得如果你能够理解或者是了解自己,如果这幅图片能够给你一个路径了解自己的话,我想它的目的就达到了。


Q20:我想问一下童芳女士,您在刚才提到了一个词叫“电影式的照片”,您的照片确实给我们这种感觉,您预先已经设想好了一个场景在那里,还是在生活中随意的去捕捉到的?

A:Fang Tong

刚才我说到“电影式的照片”就是摆拍,这张不是,我也会有很多摆拍的作品,我会安排模特,会有故事情节,但不是规定的情节,就是大概的一个感觉。这些作品基本上最终的效果就是电影式的一些作品,但是这张并不是事先安排的。电影式的作品其实也有我喜欢的一些超现实的感觉,不是很多,一点点。特别是最近的作品,我摆拍比较多,因为电影式的作品需要这样去做,就跟一个话剧舞台一样,有一点舞台效果。


Q21:我想问一下俄罗斯的摄影师,在参加比赛之前是有很多的素材,还是说只拍摄了这四张,如果是前者的话,为什么您会选择这四张作品作为这次参赛的作品?

A:Emile Khafizov

我在父母的家中拍摄了这些照片,我拍摄了很长时间,有很多的图片,这四幅图是从诸多的图当中选出来的。因为我觉得它们能够讲述一些东西,可能是因为光线的缘故或者其他的一些元素,我也并不是非常清楚为什么选出这四张。我觉得这些是应该能够选出来的最符合主题的图。


       
Q22:我想问一下评审王磊先生,尼康大赛是一个全球性质的大赛,能否介绍一下这个评审简单的流程?在本届评审过程当中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A:评审王磊

我参加过两次尼康全球摄影大赛的评审工作,第一轮海选工作,先把比较优秀的作品筛选出来,然后每两年评审们聚在一起讨论在上一轮被选出的这些作品。今年我们采用了分组的方式,我们有专门的视频评审组,我就是在这个组里。最后我们两组评委会聚在一起共同探讨最终获奖者作品。

今年和上一届相比已经有了很多的进步,同时在这一届比赛里,我们看到了更多多元化的作品,有更多实验性的作品,表现手法和方式都是与众不同的,而且有更多来自于其他不同世界、国家的作品汇集到这一届比赛里。这届比赛照片的数量比上一届要多出很多,所以我觉得这个比赛是在不断的进步和发展,有更多的国家和摄影师可以参与到其中来,也很感谢尼康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做一个如此优秀的比赛。



Q23:我想问一下在这幅图当中两个人物在看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选择拍摄正方形的构图?这两个孩子在照片当中他们的眼睛在看什么东西,还是你刚好抓住了这个瞬间?

A:陈瑞元

这张片子是低角度拍的,方形比较简洁,考虑人物服装和姿态各方面比较配,所以我就选择了这样的方图。   

我有一个助手在很远的地方叫,然后孩子的眼睛正好往那边看,我蹲下来就在等这个最佳瞬间。


Q24:我想提问野口先生,作品是在摄影棚里面拍摄的么?您在拍摄花的时候是把花摘下来粘在摄影板上面进行俯拍的吗?

A:Katsuhiro Noguchi

大多是在摄影棚里面拍的,但是这个鲜花盛开的时候只有两三天的时间,非常短暂的。我也得到了福岛县这些灾区居民的帮助,并把我的照片分送给他们,然后我会把作品放在一些公开场合来展示,也是由此感谢帮助我的近邻和福岛县的居民。

刚才我也介绍到了我要去除这个背景,其实是有我自己意图的,去除我拍摄的背景,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使用过的一个表现的手法,我所拍摄的鲜花是通过我的镜头,通过光线,通过我的控制,只是把鲜花进行了拼贴,我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发现我的这样一个拍摄手法。

在表现花的时候,主要是立体来拍摄鲜花,另外也会从仰式的角度来拍摄。我拍摄了非常海量的鲜花的照片,然后进行了拼贴。大家看到的这三幅作品我是花了四年的时间,从十几万张鲜花照片当中选出来的,然后进行了拼贴,这也是我为了去除背景所要做的一个方法,也是我作品的一个拍摄手法。


Q25:请问野口先生为了拍摄这幅图,您花了多少时间?

A:Katsuhiro Noguchi

从花的种类来看,我选择了600余种的鲜花。为了拍鲜花,我基本上是每天早上四点起床,我平时日常工作,有的时候从傍晚开始拍摄,每天的拍摄时间不同。我坚持拍摄了一年半的时间,在这一年半的时间当中没有时间去看报纸和电视新闻。


Q26:请问野口先生,大概拍摄花的主题的创作已经结束了,今后你有什么新的计划么?

A:Katsuhiro Noguchi
我觉得新的创作会体现在自己的生活方式中,通过得到此次大奖给予了我更多的动力,创作的视野也更广阔。比如:日本医疗机构考虑卫生安全的问题,不能随便放置鲜花,但如果是有关花的作品,可能就会得到许可。这样的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希望可以感染周围更多的人一起来贡献自己的力量。正如我次的获奖,也是得益于周边人们的帮助。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