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索尼青年摄影师冷文和黄奔专访
索尼青年摄影师冷文和黄奔专访
2015/7/31 15:54:26      

在第一季度索尼青年摄影师的队伍中,有两位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摄影新锐,他们的作品聚焦在日常生活中最平凡、最普遍的事物上,但却反映出人们丰富的内心世界。其中,作为应届毕业研究生的冷文就通过对现实生活表象的反映,来暗示现代都市生活中充满的种种焦虑和不安。


问:为何想起用"咕咚来了"为作品名?

冷文:我们今天的生活被数码、网络等现代生活方式包围,但我们的困惑却越来越多,因此我们需要回头去从古老的智慧中寻找灵感,而"咕咚来了"给我留下的印象正好契合了我所想要表达的主题。比如说,我们害怕被划伤,不仅仅是刀,还有锋利的纸边,还有被拉开的金属罐头的盖子,这些让我们不得不处处小心却时刻伴随我们左右的感受,而我们却不擅长将这种感受明确表达出来,不擅长在沟通中交换这种体验,这种心理需求超出了我们的语言能力,但却在视觉语言中可以得到很好的发挥,我们有必要掌握并驾驭这种表达方式。








问:作品《咕咚来了》想要表达怎样的观点?

冷文:《咕咚来了》是埋藏在我们记忆深处的一则寓言,它以镜头语言来捕捉我们现代生活中的许多细节切片,这些碎片式的画面以隐喻的方式展现了藏于我们内心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一些不确定感、焦虑和紧张。这种表达方式的尝试是基于摄影信息传递的二元性理论,来表达日常生活中难以言状的莫名感觉,它与传统叙事中的寓言有着相同之处,比如会用到"隐喻"或者"暗示"。








问:你所选择的视觉切片都有什么典型寓意?

冷文:
有些感受是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但如果我们展开来分析,也可以讲出它内在的体验。比如,比较典型的有榨汁机的圆形金属刀片,它在高速旋转中为我们提供了营养可口的果汁,但每次使用的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是我的手伸进去就会被搅碎,随着揪心的呲呲声暴露在眼前。身边的朋友也讲过类似的感受。虽然这基本不会发生,但这种恐惧其实是来自于内心,一种现代化生活带给我们的不安体现在了榨汁机上。这种不安几乎无处不在,又比如插在门上没拔下的钥匙,也许曾经的我们可以夜不闭户,但我们现在的社会生活更加复杂,门和锁给我们带来的安全感与隐私感是必要的。我们很难想象,钥匙忘在门锁上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似乎钥匙上的U盘和躶体小人又包含了什么。我们的一切都无声无息地暴露在不安全的境地,我们的财物可能会丢失?我们的隐私会被公开?我们需要换锁吗?甚至,我们有时候记不起到底锁门了没有,于是强迫症患者会折返回去反复地检查,以此来获得心理的安定。这些画面与感受都是很难用语言来一次讲清的,即使是在脑海中,也是碎片化的。








问:能否谈谈对索尼青年摄影师发展计划看法?

冷文:
索尼青年摄影师发展计划相较于作品颁奖,更加注重对参与者的全面考察。包括思想状态、工作方法、审美情趣、技术能力和自我规划等方面。在这样的考察中,作品是这些方面的集中展示手段,不再具有百分之百"一锤定音"的决定性意义,也带来了更大的后期发展空间。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也为青年摄影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同样作为本季度青年摄影师的黄奔也来自中央美术学院,他使用120和135的彩色负片拍摄整理了一组关于故事和记忆的叙述。


问:你拍摄这组作品的初衷是什么?

黄奔:这组作品拍摄记录了我奶奶如今及过去的生活状态。记忆总是引发人无限的感慨,总是能触动人们内心最原始的东西。所以我想把这些记录下来以此唤醒你们的某些回忆。那些在自己脑海中存留的片段,日积月累下的他人的动作行为,都会比其它更令我们觉得动容。所以我开始用摄影把他们记录下来,从自己最近、最亲密的人开始,关注身边的亲人,因为他们是我最了解的人群,我会用最亲近的视角直接进入他们生活的世界。我把这些生活中的事物、场景、生活状态整理在一起,用一张张图片讲述一个叙述性生活故事。







问:你所拍摄的场景是按自己的回忆布置的,还是真实的场景?

黄奔:
这些都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场景,我并没有去改变它的原貌,只是进行了一次记录与传达。不过,从另外一个意义上,也可以说不是最初的那个场景了,因为在画面中某个物品也许已经改变了,或许它的墙皮是新刷的,这也构成了记忆的"痕迹"。






问:影像中的场景有破败感,这与你的记忆之间是否存在断裂?

黄奔:
我认为记忆有其特有的残缺性,有时候记忆中的一个物品往往只有一些细微的痕迹。而影像中场景这种破败感却是由时间造成的,它并不改变记忆的形状,所以两者之间也许并不存在断裂。






问:你在自我作品阐述中用了"时代"一词,你认为彼时与此时的空间结构有怎样的变化?

黄奔
:不管你如何去封存空间,它总会受到时间的影响。虽然在这个空间里有些物件还是在原位,但是它的环境已经改变了。我有一幅作品是一张旧桌子和一些零碎的物品,墙是新刷的半截绿墙,桌子还是老的桌子。这里面存在的墙已经不是那个时代的墙面,所以这其中存在的一种时间矛盾应该就是你说的彼时与此时的空间结构变化吧。






问:我是不是可以简单理解这个空间,实际是内心的变化?

黄奔:
对,这里面是有我的内心变化,因为我在那里出生并长大,虽然儿时的记忆不是那么深刻,但是因为房屋闲置在那儿很多年无人进出,所以空间变化不大,这样才得以让那个年代的记忆有些存留。并且我觉得城市的快速变化发展也让我们的记忆变得越来越不清楚,所以我想把这种场景呈现出来也是不想让它只成为一种记忆,而是去表达我真实的感受。


问:你描述记忆是通过物件的承载和空间遗留下的痕迹,能结合作品说说画面中的符号与自己的记忆吗?

黄奔:
一种是空间里留下的痕迹,另一种是在物件上留下的痕迹。墙上腐烂发霉的漆皮、旧的海报、日历、贴纸、破损的家具,还有那个时代的空间结构,每一个单张作品都存有一个小的叙事,连串起来便是时代的微缩。这组作品有一张是整个墙面都贴满了小的贴画,里面有那个时代的一些所谓"偶像",但是到今天已经褪色、损坏。我觉得这就是在空间存留的痕迹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还有一幅是一个绿的大柜子,那是我母亲结婚时候的嫁妆,这个柜子具有那个年代的特征。虽然我现在对它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那个时代的那种感觉依稀存在,这应就是物品与环境承载记忆的能力。很多记忆都可以通过物件承载或在空间遗留痕迹中找寻,所以我想通过这个来表达我对过往的追忆。








自索尼青年摄影师发展计划启动以来,收到来自国内外摄影爱好者的踊跃投稿,无论是擅长人文纪实、风光旅行、体育运动还是观念摄影、商业摄影、艺术摄影,只要能够用相机表达自己的观点,都有可能成为计划中的一员,获得索尼提供的器材、拍摄项目费用支持,及展示自己作品的各类媒体曝光及展览机会。


第三季度起,正式开启网络投稿平台,符合条件的摄影人可登陆《中国摄影》杂志官网www.cphoto.com.cn进入索尼摄影师专区进行在线投稿。更多详情可登陆索尼(中国)官方网站:http://www.sonystyle.com.cn/products/promotion/swpa/index.htm或《中国摄影》杂志网站www.cphoto.com.cn了解更多详情。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