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范石三 & “2 OF US”
范石三 & “2 OF US”
2015/12/8 14:09:28      
范石三,四川人,现居在上海,从事摄影和摄像工作。

“2 OF US,”是范石三的一个长期拍摄项目,他不是在拍摄一个纪实,也不是在拍摄一种假设出来的观念,而是在用相机,用两次曝光这样的一个 语法,来记录一种真实的普遍的情绪,它是被忽视的和无端夺取的权利的产物。其实,这就是社会问题和中国青年的生存状态。他做的是将这情感记录下来。
 
 

 
 
和我们讲讲这个系列的概念,是关于什么的?
 
我从2009年初开始进行这个摄影项目,拍摄独生子女和她/他的镜像并存于同一空间的状态,这里的照片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出生在1983年的头上,从1979年开始,“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执行了30年,出生于这30年中的人被称为独生子女。政策决定了整个国家中生产出的大多数儿童从此不再是兄弟姐妹众多,而是独生一人。在历史上或者在将来,这都会是绝无仅有过的成长过程最孤单的一代人。我曾很长一段时间为这困惑。在中国被称为“独生子女”的这代人,他们的内心会有什么不同?而落实到每个个体的成长和生存上,他们的内心会产生怎样的困惑?
 
 
它是如何影响你自身的?
 
因此在考虑问题时,我更倾向于以绝对的自我意识来判断,将自我与本我分割开来,我感到我的身体里住着两个人。我甚至为他起了一个名字,他叫“树”。在我做每一个决定的时候,我问树,“想好了吗?”在我趴在桌上发呆的时候,树问,“你在想什么”“不,别问,我什么也没想。”树坐在我的椅子旁,坐在我的床头,站在我的对面,向我发问。只有在白日梦里,镜像的实体才会和我出现在平行的空间里,其他时候,他都是我心里的一个问号,是我的内心制作出的一个镜像。
 
 
 
你是如何决定这个系列的主题?
 
当我开始想要为我和我的同龄人拍摄肖像的时候,我无法绕开我和我的大多数朋友都是独生子女这个魔咒一样的符号。我突然强烈感觉到这就是我需要的画面,当一个个体切实感到镜像存在的时候,恰恰是因为心灵的孤独感,而这种孤独感,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它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的产生,即使成年后社会经历会把它掩盖上,但是它的痕迹仍然是很明显的。我能够在独生子女中发现这一种共性。

独生子女是将会成为一段非常奇怪的历史,甚至独生子女自身也不会意识到失去的这种东西是什么,因为人不可以生存第二次,去做为“非独生子女”去生活。拍摄越进行到后期,我越感到我在做的这样一项工作的必要性,我不是在拍摄一个纪实,也不是在拍摄一种假设出来的观念,我是在用相机,用两次曝光这样的一个语法,来记录一种真实的普遍的情绪,它是被忽视的和无端夺取的权利的产物。2ofus其实就是社会问题和中国青年的生存状态,我做的是将这情感记录下来。
 
 
用了什么技巧?
 
我想把这种心灵的孤独感拍摄成为画面的实体, 因此,当发现可以用两次曝光再将两张照片合成一起的时候,我知道了这就是我需要的语言。
 
 
 
和我们仔细讲讲这个系列的拍摄吧,花了多长时间?
 
在这个项目之前,我刚结束了2008年的一个项目,一个发现了自己不在世界中心的少年的蒙太奇组照。那组照片让我觉得很压抑,因此决定做2ofus这个系列时非常高兴,因为有了个可以坚持做2/3年的事情。拍摄第一张的时候,我想的是我能不能坚持做这个事情。项目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为止进行了1年半,没有结束。我的计划是分为两个拍摄part,第一个part在上海完成,第二个part在全国拍摄。现在上海的部分已经结束了。年底开始全国拍摄的部分,会在中部,西部,北方和南边的几个城市完成。
 
 
 
你的模特都是谁?
 
我想说的是,我从来没有用“模特”这个词来称呼出现在2ofus中的人物。我最开始是在豆瓣上寻找乐意参与我的proj的“被拍摄者”,我不是心血来潮的拍摄者,我也不愿意拍摄心血来潮的对方。也许这个proj看起来很好玩,但是更重要的是,它是来源于自省的必要。因此我不愿意用“模特”来称呼对方,我们是在分享一种影像,用摄影师和模特的关系来称呼那样在我看来是不够尊重的。

我不会因为构想去挑选对象,我只会因为拍摄对方而去挑选构想。每位拍摄对象的选定,对我都是很重要的决定,一定是因为对方身上有一个东西打动了我。就是这个打动的东西,促使我将它在照片中进行视觉上的表现。

我喜欢个性真诚强烈的人,能够打动我去拍摄对方的人,是因为他(她)的身上具有这样的坦诚的特质,也许少也许多,但是一定是有。从拍摄开始我就决定想要拍摄陌生人,邀请的是作为陌生人的拍摄对象。在人和人的关系里面,我反感的是被成为“熟人”时的那种距离感,无法打破的圆滑与世故形成的真正的陌生,因此而变得无法接近内心。
 
 
 
使用什么相机?
 
试过使用645(film)/Canon 5D2(digital)/135(film)拍摄。什么相机对我都不是重要的事情。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