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卢特.布里斯.卢森:对夜幕下城市景观的热爱
卢特.布里斯.卢森:对夜幕下城市景观的热爱
2016/3/15 15:52:58     Cece Lin  

德国摄影师,鲁特.布里斯.卢森(Rut Blees Luxemburg),长期以在夜幕下充满活力的城市景观作品为拍摄主题。作品主要记录了伦敦地铁系统并且她分别参与制作了The Streets乐队《原创私货(Original Pirate Material)》专辑和Bloc Party乐《城市周末(A Weekend in the City)》的封面。在伦敦,她告诉我们她的背景--对夜幕下城市景观的热爱,同时讨论她未来的作品。



 

 

问:把你带入摄影世界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鲁特.布里斯.卢森:当我开始学习政治学科,但之后发现我还可以通过视觉的形式更有趣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一张图片包含有多个层面的意思,隐喻可以引发思考带来视觉上解读的乐趣,所以渐渐地我被摄影吸引了。

 

问:你拥有的第一件摄影设备是什么?

鲁特.布里斯.卢森:嗯,我不记得了。我并不侧重于摄影的技术,所以不迷恋器材并且现在我和一台30岁的瑞士相机一起工作,它是台很棒的老式通用相机。




 

问:谁为你的拍摄和生活带来灵感?

鲁特.布里斯.卢森:我所学的知识大部分是来自我在学摄影时的导师,特别是卡伦.克诺尔(Karen Knorr)拍摄的大画幅摄影带给我的震撼。她告诉我关于摄影的批评性阅读,对社会图像文化进行提问和分析。此外,我深受同行、学生和其他艺术家的影响,各种想法在我四周围。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事物会带给我触动,从塞内加尔的音乐到德国浪漫主义的诗歌到我所住公寓的高层电梯。我喜欢把各种不同的感官体验融合在一起。

 


 

问:让我们多聊聊你的作品,它们主要聚焦在城市景观和夜景上,为什么呢?

鲁特.布里斯.卢森:我对城市密集的环境着迷,在此我们关注的是你所生活环境中受到的影响。你会不断被不同的事物连接起来,像是不断被它们牵动着,清晰或是迷惑。在这一个充满活力和具有生产力的城市环境里,一切事物都有发生的可能。不同于乡村,事物发展的速度往往更加快速。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个社会,城市提供给他们另一种类型的自由。我通常在夜间拍摄作品,因为夜晚让日常事物和有别于往常的规律处于一个有趣的时区里。在这里,所有主导日常生活的商业和贸易活动变得停滞,于是这样一个夜晚的间隙包含和满足了我的预期。



 

问:你会说这是一个少受惯例约束的时段吗?

鲁特.布里斯.卢森:是的,你甚至可以说这像是时间的一个阻力,在夜晚生活很少会被外界影响到,可以获得小小的自由。这就是为什么年轻人会被夜晚吸引,因为这是一个享乐和少被约束的环境。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你拍摄和观察的区域。

 

问:你是如何发现这样的机会?

鲁特.布里斯.卢森:我对明显的事物不感兴趣,有兴趣的是事物的边缘地带和试图去感知这些元素。我关注很多艺术家,像是作家汤姆斯.曼(Thomas Mann)或是音乐家马克.E.史密斯(Mark E. Smith)。这些事物可以触发我的感知和对边缘性和颠覆性创作的兴趣点。作品中我对被忽视的事物感兴趣,例如你也许不会注意到水坑中反射的英文街牌上的只言片语。

 




 

我经常探索在我的作品中高低不同的张力,即便是我标题为“同感(common sensual)”的专题论文,“同感”通常扮演着或被认为是低限度的入口,因为意味着“共有的 ”和大家一起共享的。我特别有兴趣把这个概念做提升,“让人目眩神迷(Vertiginous Exhilaration)”是我作品中的一个关键词,从“现代计划(A Modern Project)”系列中你会从作品画面里体验到向下俯冲但是不会撞击到路面上又反弹回来的紧张感。这不是从一个自杀式的角度,而是从一个动态的角度来看。作品受到了画家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白垩崖上的吕根岛(Kreidefelsen auf R?gen)》的影响。从他的绘画里你可以体验到身临其境在边缘向下眺望的晕眩感。我很享受从他作品中获得炫目感,像是站在无法正视的的深渊的边上。

 


 

问:你是如何理解The Streets乐队选择特殊的图片“高耸的地狱(Towering Inferno)”做为他们专辑的封面?

鲁特.布里斯.卢森:准确来说《原创私货(Original Pirate Material)》这张专辑的音乐和歌词里酝酿着的事物就如同城市高层建筑的类型一样。选择这张照片也是The Streets乐队在做音乐上的一个尝试。

 

问:被Bloc Party’s乐队选为专辑封面的那张照片,你用了很长实践的曝光,到底有多长呢?

鲁特.布里斯.卢森:差不多是10-15分钟。

 

问:胶片还是数码?

鲁特.布里斯.卢森:始终是用胶片,事实上我不用数码设备。我比较适用胶片因为数码设备是一个在黑暗环境里使用起来非常复杂的媒介。我通常用数码设备打印大规格的作品,这需要质很量高的相机。所以做作品时,选择胶片得多,因为不会拍大量的照片,所以数码设备对我而言并不占优势。



 

问:那么,不拍摄大量的照片是你的谨慎和特殊的摄影方法吗?

鲁特.布里斯.卢森:是的,我做作品很慢并且有选择的,大约一年10-12副作品。

 

问:最后,你之后的计划是什么样的呢?

鲁特.布里斯.卢森我刚刚完成一个新系列在纽约,名字是“黑色的日出(BLACK SUNRISE)”。现在在德国展出“卢斯特花园(Lustgarten)”展,它是关于我近十年来的作品。我现在再看伦敦,自从1995年我拍摄了“高耸的地狱(Towering Inferno)”后它根本性改变了形状的天际线,同时我开始捕捉城市正在经历重大转变的电影计划,并起了一个矛盾的标题“伦敦尘埃(London Dust)”。


 

Via:http://www.rutbleesluxemburg.com/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