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黄功吾:一张传奇越战照片的旁白
黄功吾:一张传奇越战照片的旁白
2016/10/31 11:32:48   艺术世界   


黄功吾,《火从天降》(Nick Ut,Villagers Fleeing a Napalm Strike ),1972年6月8日,越战难民逃离凝固汽油弹袭击

 

林路|文、蔺佳|采访 


 说起 Nick Ut,恐怕无人知晓。说起黄功吾,知道者恐怕也不多。但是看到那幅越南小女孩在炮火中哭喊着狂奔的照片,恐怕无人不知。苏珊?桑塔格曾经这样写道:“像 1972年占据了世界上大多数报章头版位置的照片—一个赤身裸体、刚被凝固汽油弹喷烧的南越儿童沿着公路跑向照相机。她张开双臂,痛得放声尖叫—在激起公众对战争的反感方面,很可能比一百小时的电视广播的暴行起作用得多。”


摄影记者黄功吾(N i c k U t)1 9 5 1年出生于越南,1 6 岁起他就为美联社(t h e Associated Press)拍摄照片。1972 年,作为初出茅庐的摄影记者,黄功吾凭借机智和勇气拍下了那张令他获得世界新闻摄影大奖和普利策新闻奖殊荣的照片《火从天降》(Villagers Fleeing a Napalm Strike )。在这张定格于历史的黑白照片背后,摄影师与小女孩,战争的报道者与战争的受害者因彼此碰撞而一夕改变的人生轨迹及他们长达四十年的情谊,也圆满了一个令人慨叹的人道主义故事。当新闻炽烈的能量释放完毕,留有余温的是硝烟过后的常情。


时至今日,黄功吾依然坚守美联社新闻记者的职务,依然故我地坚持他对新闻摄影的重视态度。尽管年过六十,他对记者生涯的执著与热爱丝毫未减,美联社经常派他拍摄好莱坞名人,同作为“名人”的摄影记者去拍摄名人,比一般记者享有更高的“特权”。在年终岁末密集的工作安排间隙,黄功吾接受了采访。


ArtWorld:当你 1972 年身在越南拍摄战争时,你的身份是美联社的摄影记者,美联社有没有对你的拍摄报道提出过要求?

黄功吾:这是一次偶遇事件,美联社没有要求我报道战事。我当时去西贡采访,途经轰炸发生的一号公路,因此美联社对这次拍摄事先没有任何要求,也不可能有要求,但我们的确有对摄影师的严格标准。


ArtWorld:在面对战火时,你是出于本能来拍摄吗?

黄功吾:我的拍摄完全出于本能,我身处战争前线,能听见枪声,看见炸弹爆炸。面对突发事件,我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如何构成故事、如何在媒体发表,但一旦有好的时机去拍摄,我一定会把事件的全过程捕捉进相机。


ArtWorld:被凝固汽油弹烧着的小女孩是轰炸袭击中的一个场景,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

黄功吾:1972 年 6 月 8 日,在距离西贡 40 公里的全邦(Trang Bang)一号公路线,南越军队已经控制了三天,并且试图冲破障碍打通这条前往西贡的道路。南越陆军还召唤空军支援,随即两架A-37 战斗机出现在空中,其中一架飞机投下了 4 枚常规炸弹和4枚凝固汽油弹,炸弹并未击中北越的占领地和路障,反而在南越难民聚集的寺庙边上炸开,令难民奔跑着逃离那里。许多人都受了伤,我们忙着拍下悲惨的场面。这个女孩背部严重烧伤,她痛苦地喊着:“好烫!好烫!”。她的后背被凝固汽油弹燃烧物粘着,她脱去衣服,哭叫着狂奔。我发现小女孩性命堪虞,于是拦下美军的吉普车,送她去医疗站。这孩子才 9 岁,我不忍心看着她死。我在医院敦促医生给她治疗,然后才回到美联社,把胶卷送到上司手中。小女孩潘金淑得救了,她的身体75%的面积都烧伤了,达到三度烧伤,但她两个亲戚的孩子死于这场袭击。


ArtWorld:你如何看待这张影响越战舆论走向的新闻照片?

黄功吾:这幅照片以令人震惊的纪实效果唤起了全世界人民对战争的反感,反战声此起彼伏。凝固汽油弹杀伤生命太过残忍,最后联合国规定,不允许在战争中使用凝固汽油弹。而美国政府在 1973 年1 月 27 日与越南签署停战协议,也与这种强烈的、多方面的反对有关。而在30多年后,这张照片则成为越战记忆的一部分。


ArtWorld:潘金淑的命运因为这张照片发生了什么改变?

黄功吾:潘金淑在医院治疗了 14 个月,我经常去看望她,并为她拍摄了一些生活照。1986 年她离开越南,最终在加拿大多伦多成家定居。而我在 1975 年调离越南后,定居洛杉矶并且继续为美联社工作。1989 年我们在战后初次重逢,如今我经常和她碰面,她就像是我的家人,她叫我尼克叔叔。能够在越战中幸存,潘金淑感到非常感激,她知道自己是越战的见证者,由于她的特殊经历及对战争的态度,她在 1997 年成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亲善大使”,我和她多次为宣传世界和平而共同奔走,并受到过英女王伊丽莎白的接见。明年我们将在多伦多共同出席禁止使用凝固汽油弹武器 40 周年的纪念活动。


ArtWorld:如今,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在削弱,摄影记者不太可能一照成名,职业空间不复辉煌,你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黄功吾:对我来说,新闻摄影的环境变化不是个问题。由于数码相机的出现,新闻摄影师可以更迅捷地输送新闻图片,这对记者、媒体、读者等所有人都有利,这开创了一种新的工作方式,但摄影的基本原理和新闻职业操守始终如一。我们报道真实发生的事件,我们以照片记录现场,我们让全世界知道真相,这永远不会改变。

成年后的潘金淑

黄功吾,《火从天降》(Nick Ut,Villagers Fleeing a Napalm Strike ),1972年6月8日,越战难民逃离凝固汽油弹袭击

 

林路|文、蔺佳|采访 ■ 说起 Nick Ut,恐怕无人知晓。说起黄功吾,知道者恐怕也不多。但是看到那幅越南小女孩在炮火中哭喊着狂奔的照片,恐怕无人不知。苏珊?桑塔格曾经这样写道:“像 1972年占据了世界上大多数报章头版位置的照片—一个赤身裸体、刚被凝固汽油弹喷烧的南越儿童沿着公路跑向照相机。她张开双臂,痛得放声尖叫—在激起公众对战争的反感方面,很可能比一百小时的电视广播的暴行起作用得多。”

摄影记者黄功吾(N i c k U t)1 9 5 1年出生于越南,1 6 岁起他就为美联社(t h e Associated Press)拍摄照片。1972 年,作为初出茅庐的摄影记者,黄功吾凭借机智和勇气拍下了那张令他获得世界新闻摄影大奖和普利策新闻奖殊荣的照片《火从天降》(Villagers Fleeing a Napalm Strike )。在这张定格于历史的黑白照片背后,摄影师与小女孩,战争的报道者与战争的受害者因彼此碰撞而一夕改变的人生轨迹及他们长达四十年的情谊,也圆满了一个令人慨叹的人道主义故事。当新闻炽烈的能量释放完毕,留有余温的是硝烟过后的常情。

时至今日,黄功吾依然坚守美联社新闻记者的职务,依然故我地坚持他对新闻摄影的重视态度。尽管年过六十,他对记者生涯的执著与热爱丝毫未减,美联社经常派他拍摄好莱坞名人,同作为“名人”的摄影记者去拍摄名人,比一般记者享有更高
的“特权”。在年终岁末密集的工作安排间隙,黄功吾接受了采访。

ArtWorld:当你 1972 年身在越南拍摄战争时,你的身份是美联社的摄影记者,美联社有没有对你的拍摄报道提出过要求?

黄功吾:这是一次偶遇事件,美联社没有要求我报道战事。我当时去西贡采访,途经轰炸发生的一号公路,因此美联社对这次拍摄事先没有任何要求,也不可能有要求,但我们的确有对摄影师的严格标准。

ArtWorld:在面对战火时,你是出于本能来拍摄吗?

黄功吾:我的拍摄完全出于本能,我身处战争前线,能听见枪声,看见炸弹爆炸。面对突发事件,我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如何构成故事、如何在媒体发表,但一旦有好的时机去拍摄,我一定会把事件的全过程捕捉进相机。

ArtWorld:被凝固汽油弹烧着的小女孩是轰炸袭击中的一个场景,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

黄功吾:1972 年 6 月 8 日,在距离西贡 40 公里的全邦(Trang Bang)一号公路线,南越军队已经控制了三天,并且试图冲破障碍打通这条前往西贡的道路。南越陆军还召唤空军支援,随即两架A-37 战斗机出现在空中,其中一架飞机投下了 4 枚常规炸弹和4枚凝固汽油弹,炸弹并未击中北越的占领地和路障,反而在南越难民聚集的寺庙边上炸开,令难民奔跑着逃离那里。许多人都受了伤,我们忙着拍下悲惨的场面。这个女孩背部严重烧伤,她痛苦地喊着:“好烫!好烫!”。她的后背被凝固汽油弹燃烧物粘着,她脱去衣服,哭叫着狂奔。我发现小女孩性命堪虞,于是拦下美军的吉普车,送她去医疗站。这孩子才 9 岁,我不忍心看着她死。我在医院敦促医生给她治疗,然后才回到美联社,把胶卷送到上司手中。小女孩潘金淑得救了,她的身体75%的面积都烧伤了,达到三度烧伤,但她两个亲戚的孩子死于这场袭击。

ArtWorld:你如何看待这张影响越战舆论走向的新闻照片?

黄功吾:这幅照片以令人震惊的纪实效果唤起了全世界人民对战争的反感,反战声此起彼伏。凝固汽油弹杀伤生命太过残忍,最后联合国规定,不允许在战争中使用凝固汽油弹。而美国政府在 1973 年1 月 27 日与越南签署停战协议,也与这种强烈的、多方面的反对有关。而在30多年后,这张照片则成为越战记忆的一部分。

ArtWorld:潘金淑的命运因为这张照片发生了什么改变?

黄功吾:潘金淑在医院治疗了 14 个月,我经常去看望她,并为她拍摄了一些生活照。1986 年她离开越南,最终在加拿大多伦多成家定居。而我在 1975 年调离越南后,定居洛杉矶并且继续为美联社工作。1989 年我们在战后初次重逢,如今我经常和她碰面,她就像是我的家人,她叫我尼克叔叔。能够在越战中幸存,潘金淑感到非常感激,她知道自己是越战的见证者,由于她的特殊经历及对战争的态度,她在 1997 年成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亲善大使”,我和她多次为宣传世界和平而共同奔走,并受到过英女王伊丽莎白的接见。明年我们将在多伦多共同出席禁止使用凝固汽油弹武器 40 周年的纪念活动。

ArtWorld:如今,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在削弱,摄影记者不太可能一照成名,职业空间不复辉煌,你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黄功吾:对我来说,新闻摄影的环境变化不是个问题。由于数码相机的出现,新闻摄影师可以更迅捷地输送新闻图片,这对记者、媒体、读者等所有人都有利,这开创了一种新的工作方式,但摄影的基本原理和新闻职业操守始终如一。我们报道真实发生的事件,我们以照片记录现场,我们让全世界知道真相,这永远不会改变。

成年后的潘金淑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