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对话陈珊:千人一面,万火归一
对话陈珊:千人一面,万火归一
2018/5/30 18:46:07  现代摄影网   


对话:千人一面,万火归一

采访者:韩小宏

艺术家:陈珊





当时下的网红们还在为如何塑造美丽的外表而整容、化妆、后期磨皮的时候。陈珊的这个系列作品却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将人们希望隐藏的“真实”更强化的表达出来。


初看作品,我也以为这是“真实”的面孔,其实陈珊通过大量的后期已经让这些面孔超越了真实。那些在人们内心深处极度渴望掩饰的、遮盖的,被赤裸裸的放大、强化时,总会有人敢于面对。


或许在她的作品中还有另一层含义:所谓“真实是否存在?”


金刚经里早已有了答案“一切诸相,即是非相。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现代摄影网:是什么样的机缘开始了你的系列作品的拍摄?


陈珊:2014、15年左右,我被确诊重度抑郁症、重度焦虑症、人群广场密集恐惧症,数次自杀未遂。从中得到了许多亲朋好友的帮助,算是“弥留之际”吧。突然觉得必须得感恩,我也就会照相,想着给遇到过的人都留个肖像照好了,就想着开始拍了。


因为熟识的人挺多,拍摄在不同的环境、光线,全身或半身,布光方式这些问题,我一个人完成不太现实。当时正好因为工作拍一个叫卢征远艺术家,他说他想拍一张简简单单的大头肖像,虽然最后没能给他拍成,但让我找到了这个作品最适合的表达方式。




其实当时很多国外摄影艺术家也有过这样的大头肖像拍摄项目,先例很多。我备好了光圈灯,以前这样的眼神光是叫“天使眼”,现在已经被网红们用烂了。


这组肖像在后期下了不少功夫,计划想要拍满一千个人,也慢慢在拍摄当中找到了主题和拍摄的意义。




现代摄影网:从开始到现在拍摄多久了?大概的进度是怎样的? 


陈珊:2017年年开始构思与拍摄,从第一张肖像拍摄到现在一年了,拍摄了70多个人物。就进度而言,离我的千人目标是相当远的了。但这组肖像拍摄项目也不是倾销商品,逮谁拍谁,还是会看缘分,会考虑被拍摄者的真诚度和趣味性。当然无聊也是一种趣味,任何反义词在我这里都能成为某种趣味。




现代摄影网:被拍摄者是你的朋友还是陌生人? 


陈珊:大部分是我的朋友或者朋友推荐的朋友,没有完全陌生的人,即便鲜少的陌生人到拍摄完也差不不多能熟识起来。




现代摄影网:影像里的人物都很真实,很震撼,你的被拍摄者们怎么看待这些影像?

  

陈珊:首先会和被拍摄者进行充分的沟通,能不能接受黑白?能不能接受完全不修皮肤,甚至“过度暴露”皮肤的瑕疵?被拍者们能接受才会进行拍摄,最后成片给他/她们的时候,一部分人其实不太能认出他们自己。




那些在后期修图中被磨掉的皱纹、雀斑、黑眼圈,被液化掉的赘肉和脸型骨骼在这组肖像里被呈现得淋漓尽致,按照现在的审美还不是很能习惯,所以朋友都打趣说“敢拍这组黑白肖像的,特别是爱美的女生都是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真实”,现实如此——“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所以大部分人怕老、也怕死。


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很忌讳黑白人像的,我自己也会打趣说这是“遗像”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传统思想里是忌惮“死亡”的,所以任何和不吉利的东西沾边都会被有所排斥,但“大清已经亡了”,上世纪“照相会摄人魂魄诅咒”已经被打破在了无数个手机屏幕里。单单对死亡的忌惮却深入骨髓,就我而言是不惮于此的,所以很疑惑,会想去打破这种忌惮的界限。




被拍者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看法,就是觉得“真实”,觉得没修图就是真实的自我,但是其实每张图我都有大量的后期工作,皮肤没瑕疵的我也会“用尽手段”调出瑕疵、调出每道时间刻印的皮肤纹路、调出夜复一夜熬出的血丝,这大概是我一个调皮的地方。


你看,其实这个世界是不尽然有真实的,美化不是真实,丑陋和不堪也不是真实,我放进了很多自私的悲观主义到我的作品里面,但也继续让作品活着,让肖像活着,尽可能活成罗曼.罗兰说的“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现代摄影网:那你是如何看待死亡的?


陈珊:死亡是给活人造的词,死的人是没有知觉或者说是在一个并不相通的世界里,所以死的只是活的人对逝者的记忆,死的是活着的人的一部分,无关乎死者本身。



 


现代摄影网:随着时间的进度,你拍摄时的心态或者对这系列作品的意义有了变化吗? 


陈珊:有变化。当我拍完第50个人以后才想到这组项目的名字“WE ARE THE ONE”,中文直译是“我们是一体”,用作品来说是“千人一面,万火归一”。





“千人一面”和演员的性质很像,好的演员会把自己化为无,让角色融入每一个面孔,这些肖像都是“我”又不尽然是“我”。之前当摄影记者的时候拍摄过一个舞者。我说“来组肖像吧”,我定好摆拍光位,她却开始跳起来,她说“舞蹈就是我的肖像”。如果她只能枯燥无味的摆拍的话反而成就不了她的“面孔”。


你活着的每道掠影都在成就自身的肖像轮廓:跳着的、跑着的、站着的、坐着的,所有人的光影轨迹不尽相同,但正如荷尔德林所言“ 人的影像生有双目,明月秉有辉光”。




 肖像本身就是看世界的眼睛,尽管被分割,被褪去色彩,被隐去身份地位、性别标签,无关乎平等,我们大致都是一体的。


“万火归一”是阿根廷作家科塔萨尔的小说名字,具体情节是毫不搭嘎的,但这个名字给了我很多启发,每个人都是一团小火,终究会燃烧归一。按照佛家的说法是“人因感染了无明的惑染,看不清事物空性的本质,从而轮回不息”,和佛教的“缘起性空”很像,佛教最后大概是归于无/空。




斯坦利.摩根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过“六度分割理论”,简单来说,在这个社会里,任何两个人之间要建立一种联系,最多只需要六个人,无论这两个人是否认识,生活在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他们之间只有六度分割。人和人之间,按照科学的说法,这个世界“火脉”惺惺相惜的范围是足以一转身就能碰撞的。


所以最后我给到这组“遗像”照仅剩张千人一面的脸和名字,都吝与“墓志铭”。




























展览信息:


WE ARE THE ONE  陈珊摄影个展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番禺路60号18栋稲城书店艺术空间


展览时间:2018.05.18—06.15

电话:(0086)021—61479208

WECHAT:@稲城书店

——

微信:稲城書店

 

上海长宁区番禺路60号18栋

TEL:021-61479208






前 言


潜在的、未被触碰的、

选择是每日的生活料理,却又隐秘不宣;

当我们透过他/她人的面孔,我们试着停驻并观察

并有可能引发一种觉与知

WE ARE THE ONE 是摄影师陈珊为她的人物摄影设定的主题,展览可能不是色彩的,却是安静的。

“世间人,虽有万千皮相,却是本然一体。”

 

————

牧一



作 者 言


“WE ARE THE ONE”中文直译是“我们是一体”,用作品来说是“千人一面 万火归一”。

黑白隐去了身份地位、性别标签,混淆了美丑概念,这组“遗像”照最后纯粹的只剩张千人一面的脸和名字 ,“墓志铭”都不给 。

缘起性空,万火总会归一。

目标是一千个肖像,此次展览只是个开始。






展览现场





























摄影师简介


 

1988.06.07


2018年作品《Nepal Selection/The Monk1&2》入选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夏天基金慈善拍卖

2013年作品《Willendorf》入选阿尔塔尼国际摄影展

20116月作品《Untitled》入选奥地利巡回摄影展

20114月作品《Still.Posture》入选第154届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国际摄影展览

2010年作品《雾.空》获第二十三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优秀奖

2010年作品《浴室》等入选“2010年第十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2010年参加平遥《Seven Girls And One Ghost》八人摄影联展

创立北京不珊摄影工作室 曽就职于现代传播、北京青年周刊



 


现代摄影网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更多阅读:
看与被看——关于中国当代摄影探讨研究 轻松Get√油画风格人像 纪实性国外婚纱摄影写真 玉村康三郎:百年前的日本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