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无界 > 用影像探索自我的存在与消亡
用影像探索自我的存在与消亡
2019/2/15 13:12:22  色影无忌  李思祺  



如今拾遗照片这种摄影创作手法在国内流行一时。创作者不仅使用自己拍摄的照片,更是用从跳蚤市场、二手商店购买或使用家里存留的老照片等影像材料进行编辑组合,制作成一个新的影像作品。




这种集现成品、偶遇、他者视线、业余摄影、去脉络化、怀旧情结与恋物癖等多种因素的影像材料,其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视觉奇观,不论出现在哪里,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引起观看者的注意。




也正因为这样的效果,近年来拾遗照片被频繁地使用在摄影创作中,沦为绝大多数作品的点缀。但是在石真的作品中,拾遗照片这种视觉奇观的效果却呈现出相反的一面。





真石的作品结合了讲故事和艺术美学,侧重于各种主题,包括现实与记忆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个人身份问题,社会学文献甚至是他土地的不断变化的景观。她制作了一系列由照片,艺术家的书籍和录像组成的作品,其中最重要的作品是《Kwei Yih》和《过去的回忆》。





她的《Kwei Yih》系列是一个深深扎根于他个人经历的项目。石真解释说:“经过多年离家出走,我发现自己陷入了焦虑和无能的状态,不耐烦地试图恢复归属感”。该系列开始是为了应对这一段焦虑:“项目的第一章节“西北以北”拍摄于2012年,那时刚毕业的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前,不得不对未來做出个选择。”,石真解释道。“但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在这么年轻的时候选择这么多东西。于是我飞到中国的西北边境,那里没有人认识我。一年后,当我试图重新定义某些东西时,我又去了西南边境,于是有了第二章‘西南之南’,这是对生活上半场的自我定义,也是对接下来该去往何方的内心探讨。后来,迷茫了几年的我终于明白,与自己相处其实是门很难的功课,因为要直面孤独、情绪的反复和人最本性里的脆弱,在坦然接纳这些之后才谈得上自我认同。所以我所一直在寻找的,无非是该如何接纳“自我”作为“存在”的一部分。



《Kwei Yih》全项目共有五个篇章,后两章节尚未完成。第四章“东舍”正在进行中,是关于石真记忆里灰蒙蒙的工业城镇、老济南大雪覆盖的冬天和沿街叫卖的梆子声,这大概是真真切切发生过、又正在消失的故乡记忆了。然而离家十余年后的石真也终于选择了跟自己和解,接受了“回不去的故乡”这个事实。最后一个章节“北境”尚在筹划当中,旅途将从故乡出发,延西伯利亚铁路到达她现在生活和工作的地方。石真说道:“从这个意义上说,《Kwei Yih》不仅是我漫长道路的新闻记录,也是一部关于记忆,想象力和自我安慰的作品。”


更多阅读:
用影像探索自我的存在与消亡 艺术家Todd McLellan的产品拆解 Ravshaniya:愉悦的悬浮  MADE IN CHINA 《中国东西》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