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国外风 > 我将对你的思念写在身上
我将对你的思念写在身上
2019/6/11 16:25:43      

发生在2016年6月12日的奥兰多夜店枪击案,是当时美国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案。49条生命消逝,影响了成百上千人的生活。

我们或许震惊,或许谴责。但是那些悲伤的情绪和久久难以平复的伤痛,只有身处事件中心的人,才能真切体会。

Dear World 公司与摄影师 Daymon Gardner 合作拍摄了一系列名为《Dear Orlando》(亲爱的奥兰多)的照片。记录了与这起枪击案息息相关的人。其中有幸存者,有受害者家属,也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救助者。在这些人物肖像摄影里,每个人的身上都写着对逝者的思念。 

Mina Justice (受害者家属)
听说枪击事件后,我去儿子的公寓找他。我看到了鞋子,以为他就在附近。十分钟后,联邦调查局就打来了电话…

 

Rodney Sumter(幸存者)
儿子说:蝙蝠侠很聪明,超人速度很快,绿巨人很强壮。但爸爸才是我最爱的超级英雄。

 

Dimarie Rodriguez (受害者家属)
每晚睡前,我都会发短信对他说晚安,而他也会回复“晚安,我爱你”。但那天晚上之后,我就再也无法收到他的回复了。

 

Omar Delgado(警员)
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我的脚边有只手机一直响个不停,而我知道这只手机的主人,永远也看不到这些来电,永远也接不到这通电话了。

 

Angel Colon(幸存者)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夜晚。但是为了自己、为了家人能够重新振作,在漆黑的病房里,我宽恕了他。

 

Emily Addison 一家(受害者家属)
第二天早上我收到几条短信,我打给她,电话却直接转到语音信箱了。第一条短信写着:Emily,他们在杀人,我好害怕。第二条短信:我躲在洗手间里,有人被杀死了。第三条:快帮忙报警吧。最后一条:如果我死了,请告诉我妈妈。

 

Mayra Alvear(受害者家属)
我曾有个儿子,11岁时死于癌症。我沉浸在伤痛里许多年,经常以泪洗面。可在那晚我失去 Amanda 后,才终于意识到,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Leo Melendez(幸存者)
我昏迷了三个星期,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我的母亲。她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而我的朋友 Javier 却再也没有醒来过。

 

Chris Hansen(幸存者)
前三声枪响,我还以为是音乐。响声震撼着我的身体。随之而来的是玻璃开始碎裂,空气中弥漫着烟雾,人们纷纷倒在了地上。

 

Ray Rivera(酒吧DJ)
你可以从我的黑眼圈看出,我很难入睡。这一年对我来说非常艰难。我曾经总是忽视自己的家人。但这件事之后,我不再把所有事情都当做理所当然。我会花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妻儿。

 


更多阅读:
我将对你的思念写在身上 法国宠物用品广告 罗伯特.卡帕摄影作品 200年前的老照片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