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易中天:我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是公民
易中天:我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是公民
2013/4/11 12:59:51  扬子晚  蔡震  

    继《书生傻气》之后,易中天近日为读者送上了《书生傻气》的姊妹作《公民心事》。易中天表示,撰写关于社会良知和公民责任的书并非说他就是“公共知识分子”,因为没有做什么为民请命的事,他只不过是在讲常识罢了。在他看来,讲常识讲成个事,这本身是个“杯具”。

   

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是公民

   

从百家讲坛登坛伊始,易中天为公众所熟识,关于他的身份的讨论从没有停止。更多的人愿意称他为“公共知识分子”,在这本新书中,易中天明确说出 “我不是‘公共知识分子’”,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公民!学者也是公民,可以关起门来做学问,也可以打开窗户说亮话。”他特别赞成邓晓芒教授的看法,易中天不是“公共知识分子”,因为没有做什么为民请命的事,易中天只不过是在讲常识罢了。在易中天看来,讲常识讲成个事,这事情本身是个“杯具”。

    

因为是公民,讲出了自己的心事。那么如果心声和意愿的表达得不到回音,是否继续发声?易中天用“心里有事不说出来,你不憋得慌吗?”来形容。

   

更为期待的是“不用再说”

   

在这本写出来的“心事”中,易中天选取了10张切片观察中国:民众、官家、教育、媒体、抄袭、逝者、三国剧、反三俗、公共知识分子、中国梦。糊涂的拆迁,农民工子弟卑微而心酸的理想,贵州的绿丝带与杭州的红跑车,中国教育与中国足球等,易中天的心事非一己之心事,乃万众百姓之心事。他坦承,因为这些文字,大多因时因事,有感而发。“这样一来,恐怕又会得罪人。在某些人看来,纯属‘多管闲事’。但在我,却是‘不能不说’。”

   

《公民心事》是一本有关权利、责任、常识的书。现在中国每发生一起事件,差不多都会牵涉到常识问题。易中天认为,反复言说常识,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他更为期待的是“不用再说”。

   

不知道自己下一站在哪里

   

读过《书生傻气》的想必还记得易中天用大篇幅记述了对李泽厚、陈寅恪等逝者的怀念以及对其学术的敬仰。在新书《公民心事》中,同样有这样带着怀念味道的一辑,柏杨、王元化、吴冠中、蔡定剑等,一一落于笔下心底,甚至与一位18岁未曾谋面的少年“我与黄珂的生命之约”。在易中天的文字中,我们总能在带着些许诙谐犀利的文字背后找到那么柔软的地方。现在拍三国题材的电影很多,四大名著也都被拍烂了,最近又出来一个《关云长》,张大胡子据说还要融资3亿美金拍《孙猴子》,对此怎么看?易中天认为,问题不在于拍历史题材或者改编文学名著,“关键在于怎么拍怎么改编,在你的作品当中,传达的是一种现代观念,还是尸臭,这才是最重要的。”

   

从“品三国”到“公民心事”,是否意味着以后会更多地关注公民道德?易中天表示说不准,“你们都知道我是流寇,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逮着谁便是谁,我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

更多阅读:
易中天:我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是公民 从演员到企业家:影视剧中镜头里的李亚鹏 日本著名服装设计大师 三宅一生 盘点2014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