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陕西影像《人神共舞.社火陇州》作品选
陕西影像《人神共舞.社火陇州》作品选
2019/10/15 15:11:45      

走进民俗文化深处

文 | 安永灿


陈皓作品 社火进村送福到》


陇州社火历史源远流长,作为优秀的民俗文化历来为摄影人重视。我也曾拍过不少次,应该说对这种活动还是比较了解的。大多数拍摄者都属于走马观花式的掠影。但是,读了宝鸡杨明顺等五人的作品,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程建红作品  《看.社火》


“击器而歌,拊掌而舞,祈于天地,以其吉也。”(《风俗通义》)东汉应劭曾这样描述社火。对于这种根植于民间且延宕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用摄影作为媒介与手段,用什么样的语言,怎么样去表现它,还真是一个事。宝鸡五人展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回答这个问题。



杨明顺作品 《社火闹山乡》


一组《社火闹山乡》,其意在突出一个“闹”字,山乡的春节,社火在崇山峻岭与村落中游演,近、中、远景的运用,让观者身临其境的看到了“假歌舞以祈福佑”的热闹场面。《疙瘩脸》用特写使观者近距离感受到了社火脸谱的构造高明技法与博大精深。《看.社火》是摄影师“以静态全身的方式拍摄,只为摒弃社火游演活动的喧嚣的浮像,把社火最根本的核心内容表现出来,平心静气的去看,看社火形象脸谱构造、形象装扮,把每个形象所要表达的内容、故事、价值判断用心读出来”(摄影师语)。要我说,还有这种“呆照”的手法,让观者也被“装扮过的人或神”直视,从而形成了“观看关系”。《血社火》(快活)的血场面,用特写拍下了瘆人的脸部,恶人的狰狞跃然纸上。如果观者了解了故事的原由,则会体会到西门庆及其恶徒被用生活用具等物件所惩罚后的痛快淋漓。《社火进村送福到》让我们看了接神纳福,人神相随相伴,人即是神,神亦是人,神食人间烟火,人祈福佑的生动场面,人神关系得到了较好表现。


刘文东作品《陇州社火疙瘩脸谱》


统观五位摄影师关于陇州社火的作品,他们对根植于民间千百年的本土本民族的原生态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度关照值得肯定。

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现代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带来的是巨大的进步与发展,同时也让千百年来延续的民间传统生活快速变异或消失,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了民俗文化的变异或消失……作为摄影人在这种情势下,怎么样用思想与观念去拍摄、挖掘、整理全面且具深度的民俗文化事象是值得深思的。还有,大量的优秀传统文化已被列入国家非遗保护项目,它们的现状如何,也是亟需关注的。走进社火深处,攫取文化本质,留下不负时代,不负自己的传统文化影像文本应当是抱负,也更是责任。五位摄影师任重道远。

姚东作品《西府血社火》





陈皓《社火进村送福到》作品与自述


  

“在黄土高原地区的农耕文化传统中,社火是历史最古远、内涵最丰富、规模最宏大、气氛最热烈的一种民俗文艺形式,其历史可上溯到商周时期祈求丰产的‘社’祭仪式和驱魅纳祥的‘傩’仪……”(程征)。在几千年的社会进程中,由于古典戏曲内容的渗入,逐渐演变为具有酬神和娱乐功能的民俗,对农民精神情感具有强大的凝聚力。



陇州社火不仅种类齐全(如马社火、驴社火、步社火、挈社火、血社火、翘板社火、车社火、踩高跷、跑旱船、舞狮子、扭秧歌等),且极具尚武精神。


村民们无论有多忙,都会留一个人在家等着放炮、搭红接社火,个别村民还要特别请“关公”“财神”到屋里屋外走一趟,求福纳祥辟邪,为小孩“过关”“点红”求平安。而在耍社火时,最高兴的莫过于孩子们了,争着闹着要扮社火“身子”,享受从孩童到“神灵”的美妙趣味,没能扮上社火的孩子,会半夜起来,忍受着寒冷,围着正在“上妆”的小伙伴,看他们从人到神的转化过程。天一亮,他们就会急急地搬出锣鼓,煞有介事的敲打起来,社火队伍游演一开始,他们就不知疲倦的跑前跑后,奔走相告,游戏打闹,游演结束后,他们还要趁机围在一起,学着大人有模有样的敲打一通锣鼓,方才回家。这样的景象在陕西省陇县的各村各镇,从大年初一开始,持续到元宵节,陇州社火也就这样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薪火传承着。




程建红看.社火》作品与自述



  

社火是由先民祭祀土神的社日和祭祀火神的迎神赛社活动逐步演变而产生的一种民间巡游演艺活动。社火在其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由起初的纯粹敬拜神灵逐步发展到有固定特型的造型艺术,以民间传说和戏剧故事为题材,敬神娱人,彰显中国传统文化忠、信、义、勇、廉道德观念。社火核心内容是角色装扮,角色以神话人物为主,以脸谱彰显每个形象的属性、个性,静态讲述每个社火形象的故事传说。



这组照片,我以静态全身的形式拍摄,只为摒弃社火游演活动喧嚣的浮像,把社火最根本的核心内容表现出来,平心静气地去看,看社火形象的脸谱构造、形象装扮,把每个形象所要表达的内容、故事、价值判断用心读出来。






刘文东《陇州社火疙瘩脸谱》作品与自述



 

宝鸡市陇县古称陇州,千百年来陇州人民在传统节日里保留了迎神赛会,耍社火的民间风俗,陇州社火疙瘩脸谱绘制技艺直接源于陇州的“社火疙瘩脸”,它大多数表现原始图腾,战将,氏族保护神,神鬼,英雄豪杰等历史传说人物。



社火疙瘩脸谱在谱式构图,勾画,涂色等方面有其既定的格式,注重从所描绘人物的性格和容貌特征出发,以变形夸张,抽象的变现手法突出面部的骨骼,筋络,肌肉纹理,色调对比反差强烈,立体感强,人物个性突出,更显威武凶勇,给人以狰狞美,增添了视觉效果。



制作木锨疙瘩脸谱,工艺过程复杂繁多,首先要选择上等的柳木材料,用锯锯出柳木锨头,经一冬一夏捆扎风干,然后一一刨光,打磨,制作疙瘩,粘贴,再经过描绘,勾线,涂色,喷上光油等十多道手工工序,方可制成一件作品,可以用于镇宅僻邪,室内壁挂装饰,节日祭祀活动。



陇州社火疙瘩脸谱已列入宝鸡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传名录。



明顺社火闹山乡》作品与自述


 

 流传于陕西宝鸡地区的陇州社火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名目繁多的表演形式,它起源于春秋时期。几千年来,每当正月初一到十五当地都要举行盛大的社火游演活动。如今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受到保护和传承。当我把镜头对准社火游演时就会被它恢弘的气势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所感染。


陇州社火是黄土文化孕育出来的一朵民俗文化仙葩,它起源于渭北黄土高原,几千年饱受黄土文化的浸淫和影响,表演时或跨马奔驰,或兵器厮杀,每一种形式无不表现出西北汉子的粗犷和豪迈。浓郁的乡土气息无不彰显出浓浓的黄土情。


陇州社火历经千年得于流传至今,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深深地植根于老百姓之中。社火的每一位表演者都是当地的老百姓,他们的扮相和表演没有剧本,更没有教科书,完全是民间口口相传到如今。对社火深深地体验感和热爱是蕴藏在百姓心中最大的动力,一家三代同台游演的情况并不鲜见。


陇州社火寄托了老百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表演内容或是历史上惩恶扬善的英雄人物和故事,或是主宰一切的神灵,通过这些表演来弘扬中华传统道德文化和民俗文化,期盼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期盼社会变得更和谐,未来变得更美好。


社火闹山乡还会继续下去,这项传承了几千年的优秀民俗传统文化艺术注定会被保护和发扬光大。



姚东《西府血社火》作品与自述


 血社火,又叫快活、扎快活,属社火种类之一,是一种传统民间文化,以陕西省宝鸡市赤沙镇的最为正宗。

宝鸡市陈仓区赤沙镇三寺村的血社火是陕西乃至全国唯一保留的一个社火种类,它是每逢闰年表演一次。赤沙镇血社火是以水浒武松杀西门庆为武大报仇的故事为题材,表演内容主要以斧子、铡刀、剪刀、链刀、锥子等器具刺入西门庆和其恶徒头部,使社火的内容恐怖血腥且十分逼真,甚至有些恐怖。


社火既是中国人祭祀、祈福的活动,也是凝聚族群联络情感的聚会,更是教化乡人弃恶扬善的演出。



更多阅读:
陕西影像《人神共舞.社火陇州》作品选 2010国际花园摄影获奖作品 顶尖商业摄影师:Timothy Hogan 超文艺与另类的美食摄影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