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张美陵:从俯视到平视台湾二十年纪实摄影
张美陵:从俯视到平视台湾二十年纪实摄影
2013/4/16 15:40:48   现代摄影网  浙江摄影网  
 
张美陵教授在丽水高端论坛作了题为《台湾近二十年来的写实摄影发展》的主题发言,向大家介绍了台湾当代摄影家。休息间隙,张美陵接受了浙江摄影网记者的采访。穿着素雅的中式布衣长裙的张美陵更显端庄大方的优雅气质。张美陵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一次来丽水。丽水之行让她对大陆摄影充满兴趣。以下为对话正文。

 

 

张美陵:台湾国立清华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台北市教育大学视觉系兼职助理教授,摄影艺术学会理事长,《出社会》摄影策展人,从事台湾摄影艺术与历史文化研究,也是一位持续创作与展览的艺术家。

 

 

浙江摄影网:请介绍台湾摄影界的状况。

张美陵:台湾摄影领域禁忌较少,题材广泛。社会的多元化,促使我们用包容、全新、多元的视角来看问题。摄影应该兼收并蓄,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去面对,而不应该二元对立。目前台湾社会存在很多问题,只要用心,你会发现很多题材都值得挖掘,拍摄成主题作品集,去反映这些社会诟疾。而写实摄影不一定局限于拍摄穷人的悲惨,也可以去拍摄新移民生活或富人的精神状态,以及其它一切具有社会意义的事物。许多台湾摄影艺术家喜欢用传统大型相机,他们觉得这样能体现传统摄影的美感。

 

 

浙江摄影网:台湾近二十年的摄影有什么特征?

张美陵:台湾摄影有多样发展。这次我来大陆介绍台湾近二十年的写实摄影,以批判写实的观念为主,包含三个性质:记录摄影(长期的社会专题摄影),批判论述(关注某些社会现象、针对某些社会议题,讨论社会问题)和观念艺术(摄影写实结合当代写实观念)。

 

浙江摄影网:台湾的纪实摄影和大陆的纪实摄影有什么渊源?

张美陵:纪实摄影这个名词是从大陆传到台湾的,台湾最近几年才有这个术语。1980年以来,台湾都称之为报道摄影。1990年代以来,台湾纪实摄影不再用沉重的画面和黑白的色调去体现弱势族群,摄影师开始自我反省,避免拍摄弱势群体的善意动机被扭曲,建立平等的拍摄关系。于是采用一种平和的态度,摒弃夸张的视觉效果,或沉重笔触,让被摄者自己讲叙自己。

这样,当人们看照片时,就是关注照片上这些人,而不是照片本身。廉价的同情与泛滥的悲悯被弱化,摄影师与被摄影者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被消除,摄影成为摄者与被摄者共同参加的平等叙事。摄影师了解被摄者,双方一起做艺术创作计划。这种强调合作,共同参与和创作的精神渐渐成为主导,也创造了很多优秀作品。

 

浙江摄影网:台湾纪实摄影代表人物及其作品有哪些?

张美陵:首先谈环境议题方面的代表人物吧。据我的策展积累,台湾很多优秀摄影师对这个议题从不同角度揭示了人与自然的息息相关。李国民拍摄了在都市化和全球冲击下的那些即将消失的地方,如乐山疗养院、宝藏厂、眷村。

游本宽揭示了台湾在经济奇迹后追求快、捷、省的心态,用水泥灌制松竹,制做人工景观,却无视这种天长地久的伪景观让人兴致顿无的后果。他也把目光投向公共艺术中地域特色标志雕塑,如芋之乡、蒜之乡在人们心中产生的文化认同感。

 

台湾纪实作品“公共艺术地标篇”之一 游本宽摄

 

姚瑞中则把目光投向废弃的军事设施,警醒人们战争的荒谬残酷与愚蠢。他说:“若能藉由荒废炮台窥见战争之盲点,也就不负废墟可以带给我们那寓意深远之卓见,纵使只是篇荒烟费土,却也可醍醐灌顶,洞见万物必废,门争必亡的铁律。” 钟顺龙记录台湾建构高铁墩柱,如同里程碑一样,见证台湾的快速发展与变迁。陈敬实的“天上人间”揭示了台湾的人神鬼共享土地的独特景观。住所与坟墓为邻,和庙宇接壤,以真实的面貌出现在我们视野,避免了美化和浪漫化。

 

台湾纪实作品“里程碑”之一 钟顺龙摄

 

李旭彬则在暗房里调出柔软的画面,尝试呈现内容与形式相互嘲笑的灾难风景。人是善于遗忘的动物,灾难的剧痛与创伤,比想象中更快淡出人们记忆。陈义伯拍摄今年8月南沙鲁在莫拉克台风后,泥石流带来浩劫巨创场面。吴政璋把长期曝光的人物处置于不同环境中,视觉效果独特,意味深长。沈昭良拍摄台湾独特的由货车改装的移动舞台,表演节目丰富,有钢管舞、魔术杂耍、民俗技艺与猛男秀和反串秀,极具台湾民俗特色。

 

台湾纪实作品“天上人间”之一 陈敬实摄

 

拆迁在城市改造中屡见不鲜,台湾人面临拆迁,做出了让常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杨顺发拍摄红毛港在拆迁前,一群艺术家们集体创作为其彩绘,让它们在最后的日子里,留下美丽回忆。影像记录了这个过程的点点滴滴,给居民留下宝贵的礼物。杨哲一的水泥厂,提醒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与环境问题之间的矛盾。

 

浙江摄影网:除了关注环境问题的摄影艺术家,其它方面主要是代表人物和作品呢?

张美陵:另一个大的纪实摄影议题,就是关于“庶民”也就是民生方面。邱垂龙拍摄的永和市场是个菜市场,他的理念是拍摄剧场式的摄影计划,而不单纯是纪实摄影,摄影作为一种共同参与的艺术创作,让人物以最自然的状态呈现自己。黄子明拍摄了台湾慰安妇,日本军队的兽性,给当事人带来的双重创伤,并没随着时间而愈合,照片画面触目惊心,也算是一种无声而有力的控诉。

何经泰关注的是都市底层人的生活。白色档案记录了白色恐怖受害者的经验及影像,而工殇专题中,他让受害者家属拿着遗照,直面镜头,揭露台湾所谓的经济奇迹下,隐藏的是底层人血淋漓的代价。张苍松的921台湾家族记忆,是大地震后50多个家庭照片集,他在摄影和让报导者发布图文过程中,特别强调同理心的重要性。

陈界仁则关注90年代来,台湾服装厂或外移或倒闭,工人失业的社会议题,具有极大普遍性:资本家可以外移,而工人的命运却被搁浅,没有出路的绝望无助感,在照片上,平和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军法局这个议题则以它的改建与变迁,以影像为媒介,提出摄影家对人权的思考。

有一点要指出,摄影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唯一途径,有它的局限性。这些摄影家的努力,让我们也看到了他们对社会的关注,其表现手法不断成熟淡定。正如大陆,现在摄影不能作为一个独立谋生的手段,很多摄影师都兼职副业,维持生活,但作为一种艺术,还是要坚持走下去。

 

与张美陵教授在进行愉快的访谈

 

浙江摄影网:作为资深策展人,您如何界定一幅好作品?

张美陵:明确体现作者诉求,有创意的作品才是好作品。

 

浙江摄影网:您个人摄影领域。

张美陵:试验性质、艺术性质较多,很少写实。

 

浙江摄影网:请您推荐一本摄影书籍。

张美陵:《摄影文化史》

 

后话:台湾一直是个敏感话题,这次丽水摄影高峰论坛为港澳台和大陆专家们提供了一个交流平台打下一个良好基础,希望华人摄影越来越好,走向世界。

 

更多阅读:
厦门:廖泽楷个展——入山2019年7月14日—8月14日 摄影师,你的三脚架用对了吗? 第三届深圳国际摄影大展 黎光波《情绪记录馆》 看展 | Amy Luo 罗娴《梦境》,第3届深圳国际摄影大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