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不街头不摄影:马格南街头摄影大师专访
不街头不摄影:马格南街头摄影大师专访
2013/4/19 11:34:58  现代摄影网   

Alex Webb是我很喜欢的一位马格南摄影师,他的每张作品都能让观看者有很多不同的感觉,神秘的、复杂的、交错、丰富、饱满、色彩、游移,那种复杂的视觉冲击可以用“过癮”两个字来形容。Alex Webb的作品以复杂的构图闻名,但在复杂中似乎又带有逻辑,所谓乱中有序。我想他的观察力已经超过一般人太多了,能同时观察到周围完全不相干并持续进行的人事物,顏色光线的呼应,并精准的将瞬间凝结。

 

 

 


   

街头摄影大部分的时候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失败的,但对Alex Webb来说似乎不是这样。他早期在海地以及美国墨西哥边境的一些作品,再次展现出他在色彩及复杂构图上的经验,下面的访谈是浓缩他过去四十年摄影经验的精华。Alex Webb,以下简称Alex。

   

所谓的在摄影前的“预先思考”意味着运用理性的经验,但其实很多时候你看到了才会知道,像我有时看到一群有趣的人,某个街角,在我看到某个画面之前很难说“预先思考”什么,在街头你需要的是去感觉。

 

我的作品是我单纯对我所在的环境的反应、探索、发掘。换句话来说,如果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大概不会选择摄影当媒介,我爱摄影的原因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摄影关系到的不只是摄影师,而也是因着这个世界在照片中所构成的结果,如果我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那我应该会选择绘画去精准呈现我想要的东西。

   

Q:当看到一个感兴趣的画面,你是如何去思考构图以及顏色?
 

Alex:我试着同时去感觉当下空间的光线、顏色、形式以及场景,但我不是在思考,我是去感觉街头。对我来说顏色不只是顏色,光线不只是光线,空间不只是空间,形式不只是形式,我是被这些元素的感觉及氛围所吸引。

   

Q:很多年过约五十的摄影师都会拍摄黑白照片,你是什么时候发觉色彩在你的作品中成为重要的元素?彩色跟黑白照片有什么不同?你为什么不再拍摄黑白作品?
 

Alex:是我自己的作品让我开始用彩色拍摄。七零年代后期我在海地,以及美国墨西哥边境拍摄,我看着黑白照片,感觉少了什么,真实世界李的丰富光线及色彩。因为我拍摄的地点,海地及墨西哥,都有着丰富的色彩,少了色彩会少掉太多东西,所以我才会开始拍摄彩色照片。

        在某种程度上我与传统的黑白街头摄影照片很接近,我的经验是从黑白照片的年代开始累积的,但我发现色彩能为照片加入另一个元素,另一个音符,色彩是一个不断让我着迷的元素。

   

Q:有人对我说构图可以用“整理照片”来形容,你会刻意去整理或安排你的构图吗?
 

Alex:基本上街头摄影是神秘的,是让我去探索的,我为什么会在某种场景下举起我的相机?为什么我会突然转到某个街角并好奇的看着某个理发馆的窗户?请要记住的是,街头摄影百分之九十九是失败的。一张街头摄影作品的成败不能靠我一个人决定,你要与这个世界合作,有位摄影师认为不只他在寻找他想拍摄的东西,那些要被他拍摄的东西也在找他。在街头你无法一个人完成照片,你要跟你看到或看不到的所有的东西合作、光线、场景、人物、马路、墙壁、动物、昆虫、路标…你想得到的所有东西。

   

Q:在你的众多作品中,新闻摄影作品、纪实作品与纯艺术作品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Alex:我的作品是不断地在问问题以及实验。一些我在世界各地政治性或是社会议题的作品,都是我在当地的街头走出来的。还有就是我的每一个摄影专案,都会因为我越来越深入而在进行的过程中不断改变方向。例如我在让-克劳德?杜瓦利埃掌权之前就在海地进行拍摄工作了,在1975年我读了一本书叫做“The Comedians”,一本让我着迷又害怕的小说,是这本小说让我有了去海地的念头。我第一趟去海地是去拍当地的生活,十一年后我重新回到海地,当地陷入混乱,因为这样我的海地摄影专案方向改变了,本来要拍摄出版当地生活的一本作品“Under a Grudging Sun”因此而变成了记录海地混乱政局历史的纪实摄影专案。但这个针对海地历史的纪实摄影专案是以我主观的角度去记录的,在这段时间我常常感到迷惘、不安,有时甚至害怕,我在海地的作品反映了我当时的心境、复杂的构图、不完整的人物裁切,预期提供显而易见的答案,我想透过那些照片探讨更深层复杂的问题。

   

Q:在这么长的摄影生涯中,你在构图的方式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Alex:我想自从我1979年开始拍摄彩色作品后我的构图方式就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在过去二十个年头李,我的作品在精神层面上变得比较复杂,这也许反映了我的生活,身为丈夫,孩子的父亲,失去双亲,而且我感觉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但从我的作品中不太容易从视觉上直接看到这种复杂的感觉,这取决于我拍摄的地点。例如我于1997及2005年在伊斯坦堡的作品也许是我所有作品中在视觉上最复杂的,但并不是因为我当下的心境复杂,而是伊斯坦堡本身就是个很丰富多元的城市。

   

Q:彩色跟黑白有什么不同?
 

Alex:我拍摄彩色照片这么多年后,当我看到一个场景,我看到的不再是单纯的“故事”或“情境”,我更会看到所有的顏色,以及顏色与周围事物的呼应及如何产生共鸣。拍摄彩色作品让我更注重光线的品质,在我早期的白作品中,我没有花太多心思在光线的细节。自从我开始拍色彩色作品后,我开始更注意光线的颜色,角度,分配,氛围,这些元素都能轻易又完全地改变一张作品。

   

我现在正在与我太太 Rebecca Norris Webb(也是摄影师)在纽约罗彻斯特进行一个摄影专案,是个实验性的摄影专案,我们试着记录柯达剩下不多的日子,或者说底片残余的日子。底片在我的生命中曾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包括让我们找到属于自己特有的摄影观点,这个专案也涵盖了我们对底片及过往时光的悼念。这个专案的名称是「记忆中的城市」,我同时以彩色及黑白进行拍摄。有趣的是黑白照片在罗彻斯特,也就是柯达总部有着特别的意义,我用我最后一卷柯达黑白底片,也就是我使用三十多年的底片来拍摄,他也象征了柯达的没落,以及快消失了的底片。

更多阅读:
“默化 —— 古籍里的传统医学文化与当代生活艺术的潜移”6.22-8.1 百年国漫大展Y-COMIC-X?破次元壁登陆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 厦门:廖泽楷个展——入山2019年7月14日—8月14日 摄影师,你的三脚架用对了吗?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