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讲说 > 段煜婷:给年轻摄影师的忠告
段煜婷:给年轻摄影师的忠告
2013/4/24 22:10:29     段煜婷  

亲爱的年轻摄影师:
  

你们好!

  

显然,你们是一群喜欢摄影或打算以此为业的年轻人,在摄影的这条路上,我比你们较早地出发,认真地上路,所以在路途中吸取了几代前辈的精华,无论是基于责任还是回报,我都有义务将自己最为真实的体验告诉你们,但愿我的案例能对你们刚刚开始的摄影生涯有所借鉴。

  

十几年前,当我开始工作,成为一个摄影媒体的编辑的时候,我被一本外国摄影家的画册迷住了,那些照片中的美,来自于明暗有致的光线、精妙有趣的构图以及动人的人物形态……这所有的一切,让我感到一种神秘和高不可及。那时候,摄影于我是一种于距离和难度产生的对于“美”的爱慕。后来,在悠长的职业生涯中,我知道那种停留在表面的对于“美的爱慕”是远远不够的;再后来,我知道了自己对于摄影的强烈喜好,很大原因是出于天然地对于造型和视觉的敏锐感受力。正是缘于此,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我愈来愈喜悦地一点点把自己投入到了对于摄影的探究之中。

 

段煜婷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摄影这个媒介对于世界的意义、以及它与其它传播或艺术形式共同存在的理由,即摄影自身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撇开作为一个摄影工作者的乡愿,冷静地去想一想,摄影对于一个普通人意味着什么?我想,这些问题在困惑着我的同时,也是每一个摄影师应该思考的问题,如果你从来未曾思考过这些问题的话,那么现在,请静下心来,想一想,因为前路漫长。

  

让我来试着回答一下自己提出的问题。首先,摄影对于世界的意义,作为媒介来讲,它为人类认识世界和自身提供了更为实在的“证据”,伴随着传播媒介的发展,它为人类的文化传承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进而,它在被作为工具的同时,也以其前所未有的观看方式的变革,影响着人类通过视觉的观看和传播的方式,通过摄影,人类拓宽了观看和认识世界的视域。

  

与其它媒介相比,它独有的直观、精确的视觉再现方式,使其在众多的传播和艺术的媒介中成为当代世界中极为重要的视觉经验和传播样式。摄影图像造就了我们再现方式上一场可观的革命,它的出现再一次质疑了艺术中的审美霸权。随着信息与传播时代的到来,摄影作为传播媒介的巨大潜力已经彰显,在活动影像和多媒体传播时代中,摄影作为一种静止的视觉经验同样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观看活动影像和静止的照片时,我们会更加容易被一张静止的照片打动。这是因为当一个摄影师用自己的体验和感受,把生命中动人的瞬间“凝固”下来的时候,比起转瞬即逝的活动影像,它会更快速地抓住你。而一张永恒不变的照片也许会在未来的岁月中,以一种强大的物化了的形式感召着你,一张具有神性的好照片会用它不变的微笑永远地注视着你,这就是一张照片所能带给你的滋养。艺术不会有什么直接的用处,但是它温柔呵护我们的心灵,让我们的生命具有光泽!

  

在拿起相机之前,希望下面的话对你们有用处:

  

重要的是为了艺术而谋生,而不是相反。在这个时代,我们较容易以生存压力为理由把生存放在第一位。

  

摄影就是追寻内心的自我,探索自己最实在的生活与相机写作的关系。有时候不用去向外寻找,相信我,拍自己的地方、自己的环境,就会——很独特。

  

是什么真正打动了你,把这个体验记录下来,这个真实的体验对你太珍贵了,它就是被叫做“修养”的东西。“郁达夫说:作家的个性,是无论如何,总须在他的作品里头保留着的。作家既有了这一种强的个性,他只要能够修养,就可以成为一个有力的作家。修养是什么?就是他自己的体验。”

  

艺术其伟大传统的一部分来自于悲悯,“悲悯是人性的证词,人性不需要扭捏作态,装腔作势。先是生活刺痛了你,你才有包扎的理由”。

  

艺术家的目的不在于解决问题,“而在于通过无数的永不穷竭的一切生活现象使人热爱生活”。摄影师更不是社会工作者,问题再多,也不可能奔着解决问题而去,摄影家的责任在于用真正动人的照片去唤醒人性中的美好,而不是想当然地去揭开伤疤解决眼下的问题。为了让毫无偏见的内容得以显现,应该让摄影自身来感染我们,让它独特的语言打动我们。

  

独特的语言并非意味着标新立异,恰恰相反,要练就一种对于语言的克制使用的能力。只有在最为贴近自然状态中的创新,才能具有朴素的长久力量。这也是所有伟大艺术作品的要旨!

  

摄影看上去只能关注当代,但是摄影者的眼光如果只盯着眼前的具体问题,不能站在更高处观看,就永远不能成为超越时代和地域的作品。

  

所有的艺术最后看的就是“境界、视域和世界观的层次”,诗人黄灿然说,“如果我们的心灵足够强大,感受力足够强大,一天的经历就足够让你一生写不完。如果你有一万个层次或视域,则一天就是一个大千世界,一个丰富的宇宙。反过来说,我们的一生无非是用几个层次和视域来感受同一天的东西而已,但已足够构成一个杰出诗人以至伟大诗人。大多数人一生就只有一个层次,但去得够尽的话,也已能有大成就。”他说得多好,摄影亦然如此,重要的是——你的感受力是否足够强大。同样的场景或事物,有的人可以看到神灵,拍到让你动容,有的人却让照片暗淡无光。

  

话说的已经太多了,摄影的好,是来自于它的静默,于它来讲,我的话也许都是废话。

  

最后,祝摄影师们生活和工作都好!

 

段煜婷 于广州华侨新村工作室
2011年5月12日

 
更多阅读:
京都国际摄影节创始人:为什么要做摄影展? 天津:王树崴《我的童年 你的乡愁》当代艺术展 学会Lightroom的几个快捷键,让你事半功倍 名画与“cosplay” 谁与争锋?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