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对话荷赛年度摄影师茱迪.比伯
对话荷赛年度摄影师茱迪.比伯
2013/4/25 14:10:03  周末画报   
 
今年的荷赛似是曲终人散,而它的“煽情”却仍然让摄影界争论不休。当记者采访了今年荷赛的最高奖项——年度图片奖得主茱迪?比伯时,冷静后的她也毫不讳言那是一张极具争议的图片。

   

今年的荷赛似是曲终人散,而它的“煽情”却仍然让摄影界争论不休。当记者采访了今年荷赛的最高奖项——年度图片奖得主茱迪?比伯时,冷静后的她也毫不讳言那是一张极具争议的图片。
   

每年,荷赛公布结果时,其评委总要被骂一场,比赛结果必定激起全球性的辩论。今年亦不例外。无论是新闻摄影界,还是读者,对这场赛事都有自己的态度:赞赏、疑惑、质疑,乃至恼怒。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PP),1955年发起于荷兰,故又称荷赛。50多年来,荷赛的规模不断扩大。今年,参赛作品达10万多幅,参赛者来自125个国家,共5847人。获奖者55人,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地区。 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和新闻媒体极其重视荷赛。有人对它顶礼膜拜,以为在荷赛获奖便等于得到全世界的认可。正因为荷赛的国际性和权威性,人们对它的期待很高。期待越高,失望越大,争议就越多。今年的争议甚于往年。原本就纠缠不清的荷赛情结,到今年,更是“剪不断,理还乱”。

 

荷赛年度作品——18岁的阿富汗少女阿依莎

  

摄影作品被政治利用?
  

那天,南非摄影师茱迪?比伯(Jodie Bieber)正开着车,忽然接到荷赛执行总监蒙内克的电话。后者说:“你是今年年度图片大奖的得主!”茱迪惊呼道:“什么?! 你开玩笑吧!”兴奋中,她的头脑突然一片空白,找不到词语表达自己的心情。
  

“哈!”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几乎不像笑声的笑声,停顿片刻,又问:“真的吗?!”然后连嚷:“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茱迪的狂喜,和她后来接受笔者采访时所表现出来的理性,反差甚大。
  

茱迪的得奖作品是阿富汗少女阿依莎的肖像,得奖的主要原因是该女子的鼻子和耳朵被割掉。荷赛评委主席博内特说:“这张图片属于那类不言自明、象征性的图片。我们一生中可能只记得10张这样的图片——如果有人说:‘你知道的,就是那个女子的照片。’你马上知道他指的是哪张图片。”
  

评委之一的德国《Geo》杂志摄影总监艾希霍恩评论道:“这张图片富有张力,它向全世界传达了一个有力的信息:世界上50%的人口是女性,她们中有许多人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苦海中,饱受暴力的折磨。但图片里,这位女子看起来富有尊严,具备了象征意义。”
  

这幅肖像让人过目难忘,但它更叫人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判断它。它的争议性,其作者——曾八次荣获荷赛奖的茱迪很清楚。她说:“我知道它具有争议性,但没想到居然获得该年度的最高奖项。”更出乎她意料的,是随之而来的责难。媒体、网络论坛和摄影界发出的各种声音中,很少人提及世界妇女问题,更多人质疑荷赛评委为什么把最高奖项给这张被《时代》杂志利用不当的图片。
  

茱迪的这幅作品去年8月出现在《时代》杂志的封面,并被加上这么一条标题:“如果我们撤离阿富汗……”毋庸置疑,阿依莎的个人遭遇被当作阿富汗民族问题象征。《时代》杂志这个封面发出的信息是:如果美国撤军,阿富汗将难免继续遭难。这本享誉世界的新闻杂志居然不遮不掩地给美国军队做政治宣传!它因此受到许多批评。
  

更糟的是,关于阿依莎的报道,还有造假的嫌疑。记者Ann Jones 在接受美国电台采访时揭露,她在《时代》杂志报道阿依莎之前几个星期曾和其他几个记者采访过阿依莎。阿依莎告诉他们,其夫家割掉她的鼻子和耳朵,是对她逃离夫家奴役的惩罚。她并没有提及塔利班。而在《时代》杂志,阿依莎的故事变成“她的夫家在塔利班的命令下对她施暴”。于是,有人质问《时代》杂志:你们是否故意把阿依莎当作塔利班的受害者来报道,找个理由让美军继续驻留阿富汗?
  

多位资深人士指出,荷赛给茱迪的图片颁发最高奖,无异于鼓励新闻媒体做政治宣传,有违西方新闻业的宗旨。为此,图片作者茱迪也不幸地被指责为《时代》的同谋。
  

其实,图片的这种遭遇,即便是它们的作者,也是无可奈何的。“当图片离开摄影师,到编辑手中,图片就不再在摄影师掌控中。”茱迪无奈地说。而当图片通过媒体进入公众的视野,摄影师对图片的控制基本为零。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茱迪被指责为《时代》杂志的同谋,有些冤枉。可是,茱迪把《时代》杂志的封面直接搬到自己的网站,被人质问:“这不就等于默认《时代》处理阿依莎肖像的方式吗?!”茱迪百口莫辩,只得把这个封面从她的网站删去,改放没有附加文字的图片。但这似乎有些晚了。其实,茱迪把《时代》杂志的封面放在自己的网站上,无非是想推销自己:我的作品被刊登在世界知名杂志封面上!很多摄影师都有这样的自我推销行为。只是茱迪这次缺少点政治敏感,所以“中招”了。

更多阅读:
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