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廖小西:我的镜头和你的世界
廖小西:我的镜头和你的世界
2013/4/25 16:57:52     汪洋  
拍出好作品最重要的是摄影师个人的思想境界、文化素质、艺术修养,审美价值取向等,他想表达什么感受,其感知能力决定了他是否能够认识到这个瞬间非同寻常,值得拍下来;其捕捉瞬间的能力决定了他是否抓得住这个机会,这是心、眼、手的瞬间配合,它决定一幅作品是否具有打动人的力量,有多大的力量。

   

大河东逝片刻不息,曙光跃上远山之巅,它就要慢慢倾泻下来。村庄森林仍在薄雾中沉睡,那是我们的家园,马匹在安静吃草。我们顺流而下,开始一世飘游,或许早已疲惫、伤痕累累。但,就算是被这个世界遗弃,我们总还拥有宁静的回望之地,就算周遭的人和事都已变得面目全非,总还有这山、这水、这远处的家园,一如我们离开之时,亘古不变。这该是人类最隐秘处最柔软最深沉的精神抚慰。

   

这幅作品影调抒情、节奏舒缓,富于诗意的柔性之美。因思想内涵深远令读者在体会与遐思中感受到强烈的内在张力。河流、晨曦、马匹、村庄、远山、曙光,这些元素充满隐喻和暗示,表达了瞬息万变的外物世界与人类永恒不辍的精神追求的现实冲突,作者带着深深的抚慰之情,与读者在感悟作品的过程中温柔相遇。

 

《快乐的旅途》廖小西

   

汪  洋:怎么想到要搞摄影的?

   

廖小西:由于工作的原因,摄影应该说是我的业余爱好,但我想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很专业的去做。我非常热爱摄影、热爱摄影艺术,做了20多年电影,从电影杂志的摄影编辑做起,做到制片人,参与和主持制作和发行的电影有60多部,时间非常非常紧张,现在单位改制,有较多的时间搞摄影了,我非常珍惜。

   

我特别喜欢“旅游摄影”这种方式,做一个旅途中的快乐摄影者。

   

我的祖辈父辈都从事美术工作,从小耳濡目染,饱受艺术熏陶;学习中对数理化的感觉是新奇,但那种学习是必须循规蹈矩的,我更喜欢富有创造性的文学和艺术,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遗传,我的形象思维优于逻辑思维。

   

由于历史的原因,文革期间全家人到了绵阳,我在那时就因为“拍照技术好”,被许多单位借去拍摄宣传照片。恢复高考时,不知道高校还有摄影专业,所以我报考了美术学院,毕业以后希望去出版社、文化馆什么的单位专门搞摄影,因为体制的原因没实现,幸运的是能从事电影,多年始终游戈于多门艺术门类之中,受益匪浅。

   

任何艺术创作活动,其流程首先是一种主观的思维活动萌动,在创作的过程中需要运用至少一门技术性活儿,你的创作意图必须依赖于你的技术来表达,技术和技巧必然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你的创作结果。摄影同样如此,但相机和照片的制作太神奇了,选择这种工艺和技术,如此直接的表达你的思想和情感,真的很美妙。我想这是我最终选择了摄影艺术来从事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祈祷》廖小西

   

汪  洋: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廖小西:我在大学期间,有幸受教于艺术大师吴冠中先生,关于艺术创作,吴先生有两句名言,成为我的座右铭:一句是创作的过程要“不择手段”,艺术创作的手段是思想和情感表达的需要,没有禁忌,;另一句是不怕“眼高手低”,眼高,手暂时低一些不可怕,"手艺"会跟上去的,这是强调艺术家不仅要有扎实的技术层面的基本功,更要有深厚的文化素养,有广博的思想境界。

   

另一个大师是托尔斯泰,他的《安娜-卡列尼拉》等等作品,描写手法精道,风格细腻真诚,其艺术魅力令人身心感动,受此影响,我的作品在一些题材中也力求去追求那样的表现风格。注重每一个细节,凡是可以深化的细节,我会用全力去做,为了完全表达我的创作意图,一定要做到自己当时认为的最好,虽然"最好"是不存在的,虽然还没有一幅作品我做到了自己认为的最好,但我还是会努力去做。

   

汪  洋:你有宗教信仰吗?

   

廖小西:我没有皈依任何宗教门派,但我尊重一切形式的宗教。我信仰唯物主义,注重客观、科学、规律性的东西,虽然艺术创作是主观的,却来源却一定是客观的世界。

   

汪  洋:我时常在你的作品里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它有时候是天边的彩虹、一道亮光、迷蒙中的暖意等等隐喻或暗示,在视觉上给人审美愉悦之外,还有心灵的抚慰与激励。

   

廖小西: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定是被摄对象自身拥有的宗教气息本来就笼罩其中,又感动了我,我会尽量去这种感动,再加以充分的表达。我认为,一切门派的宗教,他们的教义除了语言表述上的不同,都是教人追求真善美的,这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东西。

   

汪  洋:你的作品唯美而又梦幻,富有诗意,现实当中的你是怎样一个人?

   

廖小西:诗画相通,有诗意一定有画意,有画意一定有诗意。理想中,我是个追求唯美、追求诗情画意的人。

   

在现实中,我在做人的层面应该是非常理性的,但对于艺术创作,感性大于理性,我自觉有一种孩童的天真,忍不住偶尔去尝试越过理性的界限,表现在艺术创作上,就是我绝不会去拍雷同的作品,总是不断尝试用新的视角来诠释。我是一个执着的人,一个方法行不通,就会另辟蹊径,决不轻言放弃,这一点也适用于生活里的其他方面。

 

《彝人》廖小西

   

汪  洋:你认为拍出好的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

   

廖小西:最重要的是摄影师个人的思想境界、文化素质、艺术修养,审美价值取向等,他想表达什么感受,其感知能力决定了他是否能够认识到这个瞬间非同寻常,值得拍下来;其捕捉瞬间的能力决定了他是否抓得住这个机会,这是心、眼、手的瞬间配合,它决定一幅作品是否具有打动人的力量,有多大的力量。

   

有人称摄影师是带着镣铐的舞者,指的就是他要受机会的限制,他内心的画面,必须要等待某一时刻那个场面奇迹般的出现,或者说某个场面在那一刻突然激活了他的内心,他在那一刻抓到它了,心、眼、手的高度统一,这是需要长期修炼的基本功。

   

至于摄影技术,我认为不是决定因素,现在数码科技发展很快,已经帮我们解决了很多技术问题。

更多阅读:
看与被看——关于中国当代摄影探讨研究 轻松Get√油画风格人像 纪实性国外婚纱摄影写真 玉村康三郎:百年前的日本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