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肖全:机缘成熟的话,我愿意去当战地记者
肖全:机缘成熟的话,我愿意去当战地记者
2013/4/26 10:01:05   外滩画报  菲戈  
因细腻敏锐地捕捉到三毛、杨丽萍等名女人最动人的一面而广为人知的肖全,本人却率直爽快,更容易为“大老爷们儿”的江湖豪情而动容,热爱马克?吕布、布列松、卡帕那种有着强烈社会关怀的摄影风格,对切?格瓦拉、海明威这样的“英雄”和“牛逼男人”更是充满崇敬。


   

见到肖全本人,不免一愣。后来他笑呵呵地问:“刚才在小区门口你是不是没认出我来?”认倒是认出来了,毕竟眉眼还是照片上那个著名帅哥的眉眼,但多了不少深刻的皱纹,最大的变化,是一头长发都已剪去,只剩薄薄一层,介于板寸和光头之间。


   

前一晚,电话里跟肖全约采访,他爽快地说:“嘿,你要来玩儿是吧?那就来吧!”于是第二天就飞去深圳。飞机晚点,约好三点多去他家,结果到的时候已经5 点多,天色渐暗。从机场往南山区赶的时候,经过几条热闹的商业街,看着那些橱窗,忽然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竟然忘了这天是12 月24 日,圣诞夜。圣诞夜拖着人家做专访,未免太不近人情。

 

 

    如今的肖全,似乎正处于一个转型期,关注佛教和养生。当年那个有着极其强烈的上进心的青年,如今正表现得越来越平静和淡泊


   

好在以率直、诚恳著称的肖全,看上去倒是真不在乎什么圣诞夜。我们这天的采访前后进行了五六个小时,拍照、访谈,中间还和他的80 后小女朋友一起去大排档吃了晚饭。晚饭时边喝边聊最开心,聊他和马克.吕布交往的各种细节,也聊他的感情。后来我问了个或许有些“刺激性”的问题,就是他所崇拜的那些摄影大师,马克.吕布、布勒松、卡帕,总之是马格南的路数,都以纪实摄影著称,最关注社会题材,可他自己却以拍人物,尤其是女人出名。这时的肖全,几杯酒下肚,显得格外兴奋,一再声明自己其实很早,还在认识吕布之前,就拍过大量社会题材、底层生活的照片,而且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当一名战地摄影师。“不信一会儿吃完饭你跟我回家看,那些照片都在我电脑里,只是从来没拿出来过。”


   

于是这个圣诞夜晚上10 点多,我再次来到肖全家,看他打开苹果电脑的文件夹,一张张地展示那些纪实类的照片,讲它们的来龙去脉,有20 多年前的老成都,有最新的城市风貌,有跟剧组时抓拍的有趣场景,有多年国外游历之所见。


   

肖全在深圳的这个家住了10 年,但一直感觉这个窝“很临时”,直到去年才开始装修,5 月份刚装好。自1992 年离婚后,他一直在不停地跑,“心里没有安定感,不是很想过那样的生活,因为我过过6 年那样的生活,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不想立刻再跳进来”。到今天,整整20 年过去了,“不是故意的,就是一直漂一直漂,到现在我的心还没有定,我爸说你要给我生一个带瓣儿的,这事儿一直纠结我”。


   

每个人都是丰富的,甚至矛盾的,艺术家尤甚。肖全以拍女人肖像而著名,可以让杨丽萍答应他一直拍到老,也可以在45 分钟内让三毛觉得他拍出了她的一生,他那细腻敏感的感受性无疑深深触动了她们;但内心深处,他却始终以马克.吕布、布勒松、卡帕以至切.格瓦拉、卡斯特罗、海明威这些“大老爷们儿”的彪悍人生为圭臬,他那一大间打通的卧室和工作室,中间墙上至今还贴着切的肖像,说到这些“英雄”,他的眼中便精光四射,好像恨不得立刻冲上战场。


   

这个处女座男人极其细心,很配合地为我们的摄影记者摆各种姿势,没有任何怨言,但拍完了他会要过相机去看效果,然后说:“我衣服这儿堆起来了,显得肚子大了,其实我的肚子没那么大。”说着抹平了衣服,让摄影记者再拍。事后他悄悄告诉我,以他自己拍人像摄影的经验,摄影记者让他坐在写字台后面摆各种姿势,是达不到最好效果的,但他为了照顾年轻人可能会有的情绪,就不说了,叫他怎么做就怎么做。直到最后,他才站起身,很委婉地说:“另外再帮我拍几张站在写字台前的吧”那是他自己觉得最佳的拍摄角度。可就是这么一个细心关照别人感受的人,却坦承自己在感情上奉行“强盗逻辑”,“从没有为了情感问题感觉到难受”,失恋的难受更是“一次也没有”。他会当着女朋友的面坦然地讲“生命是由一段一段组成的,这两年你碰到这个人,那两年是另外的人,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碰到白头到老的人”,而对面的女孩显然也完全接受这逻辑。问她怎么想,她笑着说:“还是缘分,缘分到哪一步,就随缘。”


   

肖全中学毕业没有选择读大学,而是去当了航空兵。他觉得从8000 米高空俯视大地,赋予了他另一种视觉经验,另一种看事物的方式,这让他后来的摄影生涯获益匪浅。军营的经历以及后来在社会上的闯荡,为他积累了丰富的体验,让他能够自如地与三教九流打交道,能够轻易地钻进拍摄对象的心底,拍出他们“终身最好的照片”。但靠着天分和灵感走到今天,肖全自己也觉得需要“补充营养”。他深圳的家中,一间书房一间工作室,书架上都放满了书,他也开始像很多艺术家一样,在佛教——不出意料,以禅宗和藏密为主——中寻找一种更空灵、高远、冲淡的境界。他还在拍人像,还有一些重要的计划,但自己内心最心仪的作品、家中客厅墙上如今悬挂着的,却已经换成了充满禅意的风景照,那大沙漠,那群山,那云。


   

如今的肖全,似乎正处于一个转型期。跟他聊天,一说起佛教和养生就刹不住车,关于感情、生死、事业、爱好等等,当年那个有着极其强烈的上进心的青年,如今正表现得越来越平静和淡泊。已经52 岁的他显然比常见的那些照片上老了不少,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但在他的同龄人里,他又显得很年轻,依然富有激情和活力,每天都做各种锻炼,笑说是为了像吕布和毕加索那样,七八十岁了“还能搞”。一个摄影师看到“好照片”时那种本能的激动,对自己拍出的“好照片”的那份自豪,都丝毫未减。下一步,这样一个既保持着斗志又参悟着禅机的肖全,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作品?

   

对话肖全


   

很多人说我只能拍女人,其实我拍了好多大老爷们


   

B=《外滩画报》

   

X = 肖全


   

说不定到八十几岁还在外面折腾


   

B :网上几乎所有你本人的照片,还是那个留着长发的帅哥。

   

X :所以刚在小区门口没认出我来是么?原来有人讲,你剪了头发以后要再想留长就比较难了,后来我觉得他们说的真是对的,现在我平均一个月剪一次,长一点就很难受。


   

B :长发很长时间里已经是你的标志形象了,为什么剪掉?

   

X :2007 年我到尼泊尔,那个地方很多人留长发,尤其在博克拉,很多修行的人都留长发,但是我觉得毕竟那是释迦牟尼出生的地方,我在蓝毗尼,穿着他们的服饰,就觉得剃那么短的头发,和他们很接近。之前我去叙利亚,一个老头给我吹了一个他认为很好看的头发,在古巴他们又给我编辫子,在尼泊尔就基本剪成秃瓢了。那之后再也没有留过长头发。


   

B :这么说,你把头发剪了,还是跟修佛有关系。很多搞艺术的都会在某个年龄阶段对佛教感兴趣起来。

   

X :其实不是年龄的问题,是一颗种子,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种下的。有个女孩儿,是山东的,我帮人拍照,她是化妆师,我看那女孩儿整天笑嘻嘻的,那种笑容很干净,我在深圳女孩中很难看到这样的笑容。她跟我讲佛道的知识,后来我管她叫小师傅。我很难听到这种东西,好奇怪,你可以读大学读博士,可以得到社会知识的教育,但是灵性的知识很少。但它就搁在那儿,每个人可以去摘。当然,佛教的知识,我学到的只是表皮,但对我的帮助很大。比如去年我父母相继去世,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如果你有这方面的知识,你就会理解生命轮回是怎么回事。

 


   

B :佛教对你起那么大作用,是不是因为以前比较执着,欲望比较旺盛?

   

X :还好,回顾我自己,我的贪欲还不是那么的强,只是我觉得从我懂事以后,我对上进心的执着一直是有的。执着自己要有能力,这种念头不是父母给的,好像是我自己去觉悟的。当时我在上学路上经常碰到成都军区的孩子,他们上第九中学,我上我爸铁道部子弟学校。那帮人,女孩穿着老爸的军装,觉得特别牛逼,特别好看。其实我们当时男孩早就发育了,早就有冲动了,我对自己说不能那么玩,你要有本事。包括看了《林海雪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对我影响特别大。所以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以后必须很牛,出人头地的想法非常强。我拿到入伍通知书那一天,那时候包括你们上海,很多人都是同时接到两份通知书,很多人都不要入学,来当兵了。


   

B :两条路都可以出人头地,为什么部队的吸引力更大?

   

X :70年代还是宣传英雄的时代,中国的男孩从小喜欢拿枪。反正我当时是,高中时候就说以后要当兵。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的同班同学考上好的院校,我跑去当兵。我觉得作为摄影师,在天上的视觉经历极其重要。1984 年我快离开部队时,出任务,8000 米高空的样子,去山西太原,经过北京,然后我就看到,我靠,这就是北京城,隐约看到长安街和城市的盘子,燕山山脉把城市围着,感觉是大风一来就会把城市盖了。如果我要读四年书的话,就不会有这个经验。我们那帮老飞贼飞了那么多年,也不一定会有那样的感受。有些东西不知道从哪里带来的。


   

B :现在你也开始注重养生,也是觉得年龄到了吧。

   

X :可能我受马克.吕布“毒害”比较深。你知道么?我2009 年去他家,他虽然87 岁了,说电梯我不坐,我爬楼。后来他说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吧,路上他就一直说“好照片好照片”,老爷子那么大年纪了还在看“好照片”。我在上海帮老爷子做事的时候,我就问他——这问题不能问我爸——男人到了多大岁数还可以搞,他说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你知不知道毕加索,他80 岁还可以,我70 岁还可以。牛逼吧,我要飙着他。我刚才还在院子里玩单杠,拉拉筋啊什么的。西方人是不大懂养生的,我是东方人,如果我把道家养生的东西也研究清楚了,说不定到八十几岁我还在外面折腾呢。


   

B :现在到处跑是有项目要做还是自己随便走?

   

 X :任何一个人请你做事你都有机会做自己的事,当然自己安排会更加有意思。比如说专门又去了敦煌,为了三毛的事情,那是纯属于个人的。接下来我会很自由地到处跑。本来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想回云南,我在丽江有个窝,还没装修好。我很喜欢云南。大概46 岁那年,我在梅里雪山拍照,长江大拐弯那里,突然看到天上的云,很奇怪,像小孩在天上玩,阳光的影子像山一样。我就跟人讲,到了50 岁,我应该试试能不能拍下我理解的云南的风光是怎么回事。一眨眼6年了。

三毛根本没有进那个洞

更多阅读:
平遥国际摄影展: 《自闭症》郑敏摄影展 平遥国际摄影展:《记录中国》摄影展 平遥国际摄影展:《近方  远方》摄影展 纪念达.芬奇,全球六大展览解读天才的另一面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