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史话 > 唐希:约翰.汤姆森与福州摄影
唐希:约翰.汤姆森与福州摄影
2013/4/26 19:48:02  现代摄影网  唐希  
 

1839年,对应的是中国的清道光十九年,法国巴黎的舞台美术师路易?达盖尔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向法国政府申报了他的摄影发明,得到官方认可。于是世界摄影史有了公认的说法:摄影术诞生于1839年。摄影之父:路易?达盖尔。那中国谁是摄影第一人?

 

 1839年,对应的是中国的清道光十九年,法国巴黎的舞台美术师路易?达盖尔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向法国政府申报了他的摄影发明,得到官方认可。于是世界摄影史有了公认的说法:摄影术诞生于1839年。摄影之父:路易?达盖尔。


  1


1839年离鸦片战争爆发的1842年约三年的时间,中国被迫打开了国门。那中国谁是摄影第一人?答案是:福建厦门人林箴。精通外语的林箴,1847年(道光二十七年)二月,应邀到美国讲学。当时,美国正流行“银版摄影术”。全新的神奇技艺吸引着欧美追求时尚的人们。到光学商店买镜头,在西药铺买冲洗药品,成为风潮。林箴也被卷入了这好奇的队伍,他购买了银版摄影器具并学会了使用,他称摄影机为“神镜”。


当年,在纽约发生的一件突发事件让林箴名垂青史。英国商人在广东购得一条中国船,招募潮州澄海的26人去爪哇经商。不料在海上遇风漂泊到纽约。于是英国商人在街头进行“华人展览”,其间必有人格污辱之事发生。在林箴和正义华人的奔走营救下,26名潮州人终回到原籍。为此,林箴撰文《救回被诱潮人记》,原是揭发英国商人罪行并警醒国人之文章,却因记载了在美国购买照相机、学习摄影术的往事,让他成为中国有史记载的摄影第一人。

 


在摄影术传入中国前,国人是靠画像来描绘容貌的。画师利用绘画暗箱做工具,用画笔描绘人像,称“影像铺”。中国最早的照相馆的从业人员是从影像铺的画师改行的。19世纪50年代,香港画师周森峰、张志秋、谢芬合伙向驻港外国兵营中的摄影师学会了摄影术,并购置器材在香港开业。几年后,张志秋去了广州,谢芬来到福州,各自开起照相馆。


今天,我们能看到的福州最早风光照片,大约是摄于1860-1880年间,由埃奇洋行从事茶叶经营的琼斯带到美国,百年后又由他的孙子送回中国的48幅照片,现已广泛使用各种媒体,那张南门景观几乎成了历史福州的“标准照片”,可是这些照片至今无法查明摄影者是谁。


1851年,人类发明了湿版火棉胶法摄影术,因它感光度提高,曝光速度快而进入实用状态。众多欧美的摄影家介入中国摄影,在京津一带记录英法联军战争的随军摄影家有费利斯?比特、詹姆士?罗伯逊等人。他们为战争、为大清宫廷、为坊间百姓留下大量照片,也自觉不自觉地带上入侵者的视觉。在中国南方,将摄影镜头对准了中国山水、普通百姓的欧美摄影者中,最早也最具好名声的应是约翰?汤姆森。

 

 

乌山顶,今气象台内


这位爱丁堡大学的化学专业毕业生迷上了摄影术。他25岁开始了他的亚洲之行。怀着对东方文化的好奇,他在十年时间涉足了马六甲海峡、印度支那和中国。1866到1869年间,他返回英国,举办了他关于泰国和柬埔寨的影展和讲座,出版了《古老的柬埔寨》一书。在东方探险和旅行中的摄影活动给爱丁堡及欧洲带来的震撼,使他名声大振,被当选为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这是极高的荣誉。


1869年,爱丁堡再次来到东方,在香港开摄影工作室,他的摄影活动成了香港《每日新闻》记者追逐的目标。这一年11月,32岁的他与皮特里船长的女儿伊莎贝尔走过香港的红地毯。之后便开始了他长达两年的中国之旅。他先从香港抵达广州,从广州经澳门、汕头、潮州到厦门,再从厦门东渡海峡到台湾。游览了宝岛迷人风光后,他再次横穿台湾海峡,从闽江口进入福州马尾港,再经福州城从闽江水路抵达南平,又返回福州,从海路乘私人航运公司的豪华汽轮前往上海。然后是宁波、九江、汉口,再到山东、天津、北京。1872年,他返回英国伦敦,出版了《福州和闽江》以及《中国和中国人》画册等书,对中国社会的好奇,对东方人类的关注,图文并茂的书在当年相当时尚。后来,他撰写了《摄影贯穿中国》,我看到的是一本1899年原版,有着米黄色精装封面的32开图文书。2001年,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了中译本,书名为《镜头前的旧中国:约翰?汤姆逊游记》。译者:杨博仁、陈宪平。用柯罗版印刷的《福州和闽江》一书,应是有史以来第一部关于闽江、社会与文化的专著,至今未见第二部。

 

 

方广岩


  2


19世纪70年代初,福州是啥模样?我们常见到的“1880年前福州南门附近景观”照片上的白塔、乌塔和一片海浪似的风火墙构成的南门兜,约翰?汤姆森见到的福州就这样。他到福州的第一站是马尾,称它为“宝塔锚地”,“因那有着一个古塔的小岛而得名,宝塔是这一景观的标志”。那便是罗星塔。他说如果没有这座纯中国式的宝塔,那么闽江的风光会让人联想到克莱德河。在马尾,汤姆森参访了马尾船政局,称它为中国的兵工厂。在船政学堂里,法国的教师均认可了在这里学习的中国学生的聪明智慧,在工厂的车间里他看到了几个月前还是农民的中国工人正熟练地操纵着各种机械。


约翰?汤姆森必定是在马尾架起了他的摄影机,是否有作品留存于世?这是他作为游行摄影家的使命,然而,在他的著作中我没找到证据。2006年12月,在马尾的船政文化研讨会上,法国友人魏延年向马尾造船厂赠送了25幅船政老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他从船政法籍监督日意格的后人和友人手上购买的,据称大部分是日意格自己所拍。在25幅照片中,有两三幅照片从构图、摄影用光上讲尤其专业,明显地区别于日意格的工作照。一幅是从马限山上以天后宫屋面为前景的船政全景图,拍摄了马尾船厂的厂区、码头和船政衙门等。另一幅是用大仰角摄拍码头上正在舾装的大型三桅船,桅杆上站着几十名工人,如同燕子一群,正在作船体桅杆后期安装。经船政研究者林樱尧考证,这木壳三桅船是“扬武号”,开工于1871年7月,下水于1872年4月。1871年秋冬,正是约翰?汤姆森在福州的时间,也是“扬武号”安装桅帆的时间。因此推断,这极有可能是约翰?汤姆森的作品。

 

 

北岭农舍,很漂亮的竹篱笆


仓山的外国人聚居地是约翰?汤姆森必须到访的地方。外国人的建房与中国人墓地之间矛盾靠金钱调节,让外国的居住者与安息地下的人建立“租赁关系”是他眼前的事实,但他对此不感兴趣,拍了几张照片他没说。他拍摄了中国人的墓地,拍了万寿桥,并对它作了很细的观察,写了桥的历史和桥上的石栏杆和狮子,而且对建桥时,将石梁在涨潮时抬起又放在下的方法也作了描述。他最感兴趣的是福州的“丐帮”,拜访过乞丐王和小头目,了解丐帮社会的内部结构和官府的关系。对福州的停放棺材的“停厝”也有所涉及,因为它成了乞丐居住的地方。他了解小偷和“马快”——福州人称“侦探”之间的关系,说“马快”是像马一样迅速而得名。他还在马胡德神父陪同下,冒着细雨走访了位于福州东门的麻风村,并为麻风病人拍照,了解麻风收容院是怎样成为官吏向有钱的病人家属勒索钱财的事。


他还乘坐小轿椅,去鼓山、方广和北岭,为僧侣和寺院拍照,听灵峤圣人在鼓山伏龙的传说,还在北岭的茶农住处拍照,并了解福州茶叶鼎盛时期茶农的生产与销售状况。

 

鼓山涌泉寺


福州南门是他摄影活动的重点。虽然我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那两张老福州南门标准照出自他的镜头,但可能性极大。乌石山顶的凌霄台肯定是他的作品,他在收入这幅大作品时注明是“敞开式的祭坛”,并在文章中作了描述:“乌山顶有一座敞开的祭坛,只立着一块粗糙的石头。到这里来要先登上岩石凿出的十八级石阶,再走过最后的三级台阶。……在这个花岗岩制成的石台上,摆放着简单的方形容器,容器内盛满了香灰……”他认为这里是总督代表皇帝来祭祀的地方,进行着最古老的中国式祭祀。祭台如今已消失,成为福建气象台的一部分。


可以说,他的镜头主要对准福州特色的宗教文化和社会低层人的社会生活。

更多阅读:
叶明文:对丽水摄影节的观察 《自然生长——百名85后中国摄影师个案剖析》 (第一卷) 令你砰然心动的爱情 先拍摄还是先救人?一个拷问摄影师灵魂的问题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