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李公明:哈维尔档案中的照片
李公明:哈维尔档案中的照片
2013/5/1 23:51:46  现代摄影网  李公明  
 

监狱档案中的犯人入狱照片是一笔极为沉重而珍贵的图像资源。在已故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的档案照片中,潜藏着20世纪人类反抗政治暴政、追求民主自由的重要足迹。因而一部档案照片史是这个时代的政治史上不可缺少的篇章。

                                                                 ——李公明

 

  哈维尔走了。留在监狱摄影照片中的哈维尔早已成为摄影史上的传奇,在他离去后,这些摄影照片会帮助人们回顾他一生中许多重要的时刻。


  过去研究摄影艺术或摄影史的人可能不太注意研究监狱的犯人头像摄影,来自柬埔寨“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 简称为S-21)的囚犯照片受到阮义忠先生的高度评价,认为其中有些称得上是摄影史上最强有力的肖像,足以和奥古斯?桑德(August Sander)的作品相提并论。这一评论提醒人们关注摄影史研究上的这个独特领域,监狱档案中的犯人入狱照片是一笔极为沉重而珍贵的图像资源。事实上,在全世界许多地方,至今都保存有无数这样的无比丰富、无比珍贵的摄影史。比如各种各样的档案材料,其中所保存的影像资料就是历史最直接的“见证”。


  在已故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的《狱中书:致妻子奥尔嘉》(张勇进等译,倾向出版社,2004年1月)中有哈维尔档案中的入狱头像照片,我认为甚至可以视作肖像摄影史上最杰出的作品。瓦茨拉夫?哈维尔在20世纪60年代是捷克最重要的戏剧家,后来成为“七七宪章运动”的代表人物,1979年被判刑入狱。他于1983年获释,之后又多次入狱。1990年至2003年,哈维尔先后任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总统、捷克共和国总统。这个人的一生是20世纪欧洲政治的一部传奇戏剧,是人类良知战胜政治邪恶的象征。

 

 

1.1979年,布拉格监狱,哈维尔的入狱照片


  图1、图2是两组拍摄于不同时间、地点的大头照,但是其功能是相同的:犯人入狱时由警方拍摄以建立档案。图1摄于1979年,布拉格监狱;图2摄于1980年,俄斯特拉发附近的赫尔马尼策监狱。对比这两组人像摄影,发现前后不同时间和发型对这个人的真实形象并没有什么影响,两组照片上的这个人同样地没有一丝的惊恐、颓唐或傲慢,都是同样的神情凝重而坚定,甚至同样带有一种哈维尔式的悲悯微笑。或许在所有犯人档案照片中,这是最出色的、最珍贵的摄影图像。


  有人这样形容入狱的哈维尔:“一个中年男人、政治犯,一个纯粹的作家型知识分子、性情中人。在暴政的刑罚下,他低着头,沉思着,抽烟,目光专注,带着我们已熟悉的哈维尔式微笑。”这是很典型的对哈维尔的形象概括,与那两组入狱照正相吻合。哈维尔在狱中写给妻子的信中说,“只有监狱环境才能成为人类普遍境遇的隐喻。”那么,我们是否也可以从入狱照片中看到一个正直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形象隐喻呢?德国杰出的神学家迪特里希?朋霍费尔在他的《狱中书简》中也写道:“对于从思想上和行为上探索世界的人而言,个人苦难是一把比幸运更有效的钥匙。”哈维尔的这两组入狱照片也是对这些话语的最好图解,可惜的是摄影者无法领受这一创作的荣誉。

 

 

2.1980年,俄斯特拉发附近的赫尔马尼策监狱,哈维尔的入狱照片


  台湾学者陈传兴在《见证与档案——试论美丽岛事件之影像纪录》一文中探讨了摄影作为见证和监控的政治与法律作用,认为在历史的活动中,摄影的介入完全是一种预定的见证行为;无论是官方或私人的摄影,虽然意向目的不同,但是却共同建造着这个历史事件的“见证共体”,每张影像都沾染着历史性暗影,似乎都在召唤着某种“审判”(陈传兴《银盐热》第90页,行人文化实验室出版,2009年2月)。但这里的“见证”并不仅仅是我们通常所讲的那种语义,而是有着更尖锐、更凝重的意义:法律——“在这过程中”摄影即“法律”,“见证”的意义就在此产生”(同上)。以此再观看哈维尔的入狱头像照片,那种坚毅而沉着的神情和气质不是在等待“审判”,而更像是召唤着未来对“审判”的审判。


  未来的摄影史无论如何不应遗漏这两组照片。

 

 

3.1960年代,哈维尔在家中


  再看另外几张生活中的哈维尔的照片,它们选自埃达?克里塞欧瓦的《诗人政治家哈维尔》(时代出版,1994年)。克里塞欧瓦和哈维尔有着近似的人生经历:作家、记者,在“布拉格之春”以后被列入不得发表文章的黑名单;作为“公民论坛”的发言人,她是哈维尔的顾问。她写的这本传记采访了很多人,并得到了哈维尔的首肯。


  图3是1960年代在家中的哈维尔,他正在赫拉德切克家中的厨房里忙着,很亲切、很随和的生活即景;图4是1989年11月他在“公民论坛”上作发言,这张照片后来被很多出版物刊载;图5的原书说明很有意思:“哈维尔摇动手中的钥匙,发出玎玲铛琅声——这是‘革命的象征’,并表示旧政权的结束。”可惜的是这几张照片都没有附上更详细的著录。但是,它们分别从生活中的不同角度对这位伟大的政治家作出了精彩的形象诠释。

 

 

4.1989年11月,哈维尔在“公民论坛”。


  他是一位少有的清醒、诚实和勇敢地认识和揭示自己的真实存在的政治家,他曾经在以总统身份作的公开演讲中承认自己担心和害怕已经变得缺少预期的能力,担心自己实际上已经不值得人民信任,担心自己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担当这份公职的合法性……这篇演讲词被收入哈维尔演讲集《政治,再见!》(贝岭编,林宗宪等译,左岸文化;倾向出版社,2004年4月)。如果说图文可以互证的话,这几张生活照片中的形象实在是对这个敢于公开说出这些话的政治家的很好诠释。诚实是政治中的稀有美德。诚实与责任密不可分,哈维尔坚持认为是否能把道德置于政治之上、把责任置于欲望之上,是否能使语言重获内容、使作为人类的“我”重获完整、真实和尊严,这是事关人性的命运。那么,从图像的角度来说,还有什么样的形象和照片可以把政治家的诚实与自信表现得更好呢?

 

 

5.哈维尔摇动手中的钥匙,这是“革命的象征”,并表示旧政权的结束。


  1996年9月当杰克逊的“历史之旅”欧洲巡回演唱会在布拉格揭开序幕的时候,哈维尔总统会晤了杰克逊。可惜的是没有看到两人合影的照片,我想像中的那种照片上,可能会出现两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就像1975年有一张照片上哈维尔在家里与朋友狂欢的那种形象。


  许多曾出现在哈维尔照片中的人都有着传奇的故事,这也是从哈维尔的档案照片中研究历史的重要路径。如1989年11月哈维尔在布拉格的一处阳台上向Wenceslas广场的群众发表演说时,身后不远的地方站着美国新闻记者与历史学家米夏?葛列尼(Misha glenny),他曾参加过支持波兰团结工会、捷克七七宪章等运动,他帮助人们翻译政治文件,他甚至会把复印机拆解后偷运进铁幕国家、送交给异议人士。可以并不夸张地说,在哈维尔的档案照片中,潜藏着20世纪人类反抗政治暴政、追求民主自由的重要足迹;因而一部档案照片史是这个时代的政治史上不可缺少的篇章。

更多阅读:
图层叠加 制造德罗斯特效应 银川:摄影180年在中国 2019.8.19-11.24  50mm定焦让你的摄影思维豁然开朗 广州:顿——广东摄影群体展 2019年8月3日-10月7日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