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生活 > 最好的年华送给最好的自己
最好的年华送给最好的自己
2013/5/27 15:13:33  乐读网   萧如浪  

活生生的现实,像是吞云吐雾的烟圈弥漫过的楼道,像是川流不息的车辆行驶过的街,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我,还在活着,是生命的看客,隔着空气的雾纱,将两个世界彻底地置换。门开了,屋外飕飕的冷风与室内暖气散发出来的热量在某个时段强烈对流,场面像是灵妙的感应器,立刻喧闹起来。打牌尽兴,喝酒狂欢,吃饭闲聊,陌生的面孔,熟悉的身影,竟然也在暖色调的氤氲里变得黯淡。他们叫嚷着,欢笑着,全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我只是一个木偶,面无表情,机械地眨着眼睛,看尽人世百态。

 

我从来不敢去偷窥别人的心,因为我捉不住,它就像漫天飞舞的火红枫叶,芳华褪尽后,最终散落在红尘里;它就像嬉戏打闹的淘气泡泡,跳动着,跳动着,就会慢慢地自动破裂,直至化为乌有。从此,我便不知道它的去向,也不想知道,所以,不曾跟随。没有终极解脱,只有无休止的痛苦。我还拥有什么,在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自己,然后,学会了自己跟自己沟通、对话、交流。那是一种在无声世界里,左心与右心的呢喃细语,在时间的支点上,寻找生命快乐的平衡。


 

一念之间,花开花败花谢花落,历数生命周折。昔日,勤劳的蜜蜂在花朵绽放的最美时刻,因为嗅到花香,所以千里迢迢地赶来采撷花蜜。只是此刻,花败之时,蜜蜂早已没了影踪。我双手颤抖地捧着褪色的花瓣,一片又一片地将它们吹散在风中,永别了,我的花儿!

 

伤痛未平,我听到周边的人提及到某某猝然离世的消息,头脑嗡嗡响个不停,敏感的神经又在一点点地抽离我的思绪。莫非,他去见我的花儿去了吗?拉长了那个隐隐作痛的身影,渐渐地模糊我的眼睛。没有刻意,没有忘记,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被取代了。那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填充,是泡沫,是棉花,还是铁片。总之,没有主次,没有轻重的东西,都是一闪而过的风景。只记得曾经那片平整而宽阔的土地上,现已被挖掘机修整地体无完肤。那一切,又该怎样恢复。只想把最好的年华送给最好的自己来慢慢抚平。

更多阅读:
萨尔瓦多.维塔利获得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年度大奖“刺点摄影奖” 刘雯 而立三十 科学无法解释的十行为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