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艺博览 > 陈佩斯:享受话剧时光
陈佩斯:享受话剧时光
2013/4/7 16:27:40   北京晚报 王润文   
    无论是当年的小品、影视,还是如今的话剧舞台,中国最著名的喜剧演员陈佩斯,扮演的角色往往都是浑身是戏、令人忍俊不禁的滑稽小人物,带给人们无尽的欢乐和回味。然而生活中的他,却判若两人。态度沉稳低调,笑容憨厚亲和;对世俗名利颇为淡泊,对自己的喜剧事业却颇有几分“轴劲儿”,充满了执着的探索和钻研精神;喜欢古文、书画、古玩的他,言辞中更是常常流露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与心得。

 

8月12日、13日“七夕档”,陈佩斯亲自改编、导演、主演的法国喜剧《雷人晚餐》将在民族宫大剧院上演,因此约他专访。上次采访陈佩斯,他斑白的两鬓和花白的胡须曾让记者感叹“陈小二”竟变得如此沧桑。这一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他剃了光头,刮了胡子,还瘦了不少,一下子年轻了很多,又回到了人们记忆中他最经典的形象。但他却私下透露,其实生活中还是喜欢自己的样子“沧桑点儿”。

   

再演《雷人晚餐》 换了角色改了剧本

   

记者:《雷人晚餐》是您继最初的“陈佩斯舞台喜剧三部曲”《托儿》、《阳台》、《亲戚朋友好算账》以及后来的历史喜剧《阿斗》、悬疑喜剧《老宅》之后的第六部话剧。这部戏有什么特点呢?
   

陈佩斯:《雷人晚餐》改编自法国“傻瓜派喜剧”掌门人弗朗西斯?维贝尔的经典喜剧《超级笨蛋》。这是我第一次试着做外国戏,以此试试外国戏的水深,也了解和学习一下外国喜剧文化。喜剧受地域文化限制很大,所以我们在改编上下了不少工夫,进行了不少本土化的处理。上一轮演出时,改编是我亲自做的,这一次又请了一个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学生来做加工处理。又删了一万多字,精简了人物之间的对话,更加突出和强化人与人之间的摩擦、碰撞、矛盾,更加符合中国观众的欣赏习惯。

   

记者:听说和上轮演出相比,这次您的角色变了?
   

陈佩斯:是,原来我在剧中扮演出版商皮埃尔的角色,但这轮演出因为原来两个演笨蛋比弄的演员都因故不能参加,所以我就让何瑜来演皮埃尔,而我来演笨蛋比弄这个角色。这个小人物的角色可能更符合大众心目中对我表演的心理期待。

   

记者:这一次《雷人晚餐》演出正逢“七夕”,听说剧中也加大了有关夫妻情感的内容?
   

陈佩斯:对,为了让剧情更精彩有趣好看,我们加大了剧中出版商皮埃尔和妻子之间冲突的内容。最开始出版商跟妻子之间的冲突,只是因为妻子认为丈夫设晚宴请比弄是为了戏弄比弄,觉得丈夫不道德因此不赞同,而丈夫为了达到目的,骗妻子自己因腰疼已经取消了晚宴而将妻子支走;但当妻子从医生那里得知丈夫在骗自己,于是气愤地赶回家中。结果丈夫以为是情人来了,便装做妻子声音想把情人吓走,反倒让妻子误认为丈夫是瞒着自己和情人幽会,于是夫妻间矛盾激化,喜剧的效果也更强了。

   

有心退居幕后 专心从事创作

   

记者:从2001年转行做话剧至今,您的话剧产量并不多,尤其这几年演出场次也少了。
   

陈佩斯:有些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能只求速度不求质量,艺术生产有它自身的规律。和大工业生产不同,戏剧这种艺术更像是手工业,它更强调个人的技艺。个人的技艺能力决定了它的水平和质量。你看云南的户撒刀,整个制作过程全部都是人工锻造,非常讲究,真是百炼成钢。所以每一把刀都有很高的价值,和机器用砂轮打磨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我希望我的戏剧就是这样精心锻造出来的好刀。我现在花很多工夫去研究和创作,如果不是公司催我,我还愿意在家“爬格子”呢!

   

记者:您的话剧经常是自己编剧、导演,还要主演,会不会很累?听说您有退居到幕后的想法?
   

陈佩斯:创作的过程确实很苦,但是也很享受。排练的过程实际上挺快乐的。最难的是要在演出过程中不断地修改,否则我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儿。作为一个艺人,在台前表演还是很满足的,这是骨子里的,没办法。但是创作上也需要我,而且我还要培养后辈,没有后辈来延续这个事业也不行。我经常看见很多年轻人资质很好,在表演上也费尽心力,但就是因为没人指点,而找不到方法,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因此很抓狂。我很心疼这些孩子。其实很多东西是技术性的,不是不可学的。像我从五年前做《阳台》的时候,就到上海戏剧学院给学生们做讲座和排练,给他们讲一些喜剧的基本常识和道理。这次给我们《雷人晚餐》做剧本加工的就是当年这个班上的学生,一直跟着我们走到今天,现在毕业两年多了,算是入了门,能上手了,知道哪里是梁哪里是柱了。我想要退居幕后,也是想有更多的时间搞创作。

   

记者:您对最近陈道明回归舞台演话剧怎么看?
   

陈佩斯:欢迎啊!多好啊!拍电视剧多苦呀!几十集一段一段的熬着人,跟熬鹰似的,多累呀!尤其是古装戏,天热的时候,那衣服、化妆,全粘在身上……需要演员有很强的承受力。排话剧虽然也累,但这种是艺术创作的累,让人很享受。所以演话剧会让人越演越上瘾。

   

没绯闻爱环保 儿子想进演艺圈

   

记者:生活中您自己的情感生活如何呢?出道这么多年很少听您谈私人生活。
   

陈佩斯:上次有媒体问我怎么从来没绯闻,剧组的人开我玩笑,说我是“没被抓着”,把我给逗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其实我看见美女也想多看两眼,但真是没工夫啊!过去我是一个接一个的电影,从编到拍到卖,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现在是忙话剧,操心更多,所以把别的全给耽误了!不开玩笑,老实说,我和爱人这么多年,有共同的生活习惯,共同的事业,而且共同经历了最困难的时候,一路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记者:曾有传闻说您们夫妇承包荒山搞果园?
   

陈佩斯:我们是承包了荒山,但是搞果园纯粹是谣言。当时是因为响应政府“封山育林”的号召,有人找到我,希望我能做点表率作用,于是我们就承包了一座荒山,那儿根本是不能搞果园的。当年荒秃秃的一座山,现在已经郁郁葱葱漫山遍野全是大树了,两个人十米之内只能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影;有些驴友翻山时经过我们这座山,很容易就在里面迷失了。

   

记者:您还在电视中推荐过“屋顶种菜”,而且您平时生活也很简单简朴,对环保好像特别关心。
   

陈佩斯:推广“屋顶种菜”是响应北京屋顶绿化委员会提出的“屋顶绿化”的号召。我们家是在自己家的小园子里种些菜,比如豆角、茄子、山韭菜什么的。之所以对环保特别关心,是因为我自己在农村住过,亲眼看到周围的环境一天一天坏掉,很有感触。像我原来住过的山郊,原来周围是茅蓬草舍、青山绿树、流泉飞瀑;结果眼看着一天一天水越来越小,流泉飞瀑都没了。前些年,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比较多,这几年精力不够,只忙话剧这一件事已经很辛苦了。

   

记者:您儿子也有想往演艺圈发展的想法吗?
   

陈佩斯:原来我们不支持他往这方面发展,他大学在美国学生化。但现在他还是对搞文艺感兴趣,放假回家都是在我们公司打工。他有心想要改学导演专业,我们也不反对他按照自己的兴趣发展。但走这条路还得靠自己个人的实力。

   

记者:陈强老爷子身体怎样?
   

陈佩斯:还好,就是记忆力衰退,有点儿糊涂了,毕竟93岁的人了。和我们住在一起,生活起居我们都亲自照顾着,谢谢大家的惦记。

更多阅读:
陈佩斯:享受话剧时光 郑君里:不该尘封的往事 日本小原流花道 靳尚谊:观念在艺术创作中并不那么重要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