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荒木经惟:死期将近 非常快乐
荒木经惟:死期将近 非常快乐
2013/12/12 17:15:30  现代摄影网  韩见  
 

受父亲影响,荒木经惟很小就对摄影感兴趣。神奇的是,他虽然长得并不怎么友好,却好像天生就懂得捕捉陌生人真实、放松的样子,甚至还能让对方看着他的镜头露出幸福的笑容。他的朋友说:“那是因为他天真无邪呀。”

 
在荒木还不是那么有名的时候,遇到想拍摄的人,会厚着脸皮不停地恳求:“让我拍吧让我拍吧让我拍吧。”后来,当他走在街上,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子主动跑上来说:“请拍我吧请拍我吧请拍我吧。”其中有一个叫Kaori的漂亮姑娘甚至从巴黎跑回日本当他的模特,后来还成了他的女朋友。

 

 

摄影:菲戈

 
在新宿一间地下室酒吧,当采访结束,大家心满意足地捧着七八本签了荒木大名的摄影集准备离开,突然他就从口袋里掏出小相机对着记者拍了一张,然后又迅速地塞了回去,一边笑呵呵地赞道:“真是不错的笑容呀。”没有人来得及记录下这个场景,只听到翻译惊呼:“你被荒木老师拍了。”

 
所以现在,当荒木想要拍照的时候,已经省略了事先询问这一步骤。而被拍摄的人即便被吓了一跳,也会因为是大师的闪光灯而觉得很开心吧。

 
趁采访多翻拍一点照片带回去吧!

 
那天的采访约在傍晚,跟Taka Ishii画廊的联系人在新宿伊势丹碰头,然后带我们穿过几条迷宫般的小路,来到这家以红色灯光为基调的BAR Rouge,坐在最靠里的一桌等候。荒木经惟人还没出现,大嗓门早早就到了。这老头儿的天真和自来熟果然名不虚传,远远望见来访者中有两个女生,立刻咧开嘴大笑起来。

 
第一次和大师见面不免紧张,大家看他走近,都急忙站起来,掏出名片。结果他只是随便打了个招呼,一屁股坐下便开始自说自话了。“荒木就是这样的,无论到哪里、有多少人,嗓门最大的一定是他,完全不认识的时候,他也对着你哈哈哈傻笑。”荒木的策展人和好友本尾久子说,“他是那种去小餐馆的话, 一定会因为太吵而被赶出来的人。”好在BARRouge是他的私人地盘,调酒师和其他少数客人都很安静,专门听他滔滔不绝,荤素段子一起上。他经常把采访安排在这里。

 
那天荒木穿着一整套黑色休闲西装,脚蹬红白黑相间的耐克鞋,白T恤上印着神色有些狰狞的娃娃和妖艳的花,应该是他《堕乐园》系列作品中的一幅。他现在的发型比年轻时的半秃顶有型多了,像是长在脑袋上的两个白色牛角,而且比早些年胖了——一点也不像做过前列腺癌手术的样子。在日本,大家都知道他于2010年查出前列腺癌,因为有一本名为《前列腺癌》的摄影集,收录了他在患病初期拍摄的照片。

 
如果说1971年出版蜜月旅行摄影集《感伤之旅》、曝光了妻子荒木阳子许多私密照时,人们还有理由质疑他是在贩卖自己的私生活,那么到《前列腺癌》,大家就不得不承认摄影就是他的人生,相信他所说的“只有当心跳停止,快门才会停止”。

 
治疗期间,他还出版了《遗作》、《遗作Ⅱ》、《遗作Ⅲ》三本摄影集,里面几乎都是天空的照片,他在阳子和爱猫奇洛先后患癌症去世后,都有一阵子不断地在阳台上拍摄天空。但好笑的是,荒木本人的治疗和手术非常成功,“遗作”出到第三本,他觉得自己暂时是死不掉了,所以这个系列也不好意思再出下去。

 
到目前为止,荒木经惟得以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作品只有《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摄影集则因为情色照片的尺度问题而从未被引进。但无论是给他带来盛名的拍摄阳子的照片,还是数不胜数、各种风格的女性写真,都早已通过网络广为传播。就像在日本一样,不管公众在审美上是否认同他的“私摄影”,他都由于拍摄女性裸照的数量之多而被人们(尤其是男人们)膜拜和效仿。去日本之前,我们手头关于荒木经惟最新的书是台版《走在东京》,出版于2010年(日版出版于2009年)。在这本图文书中,荒木的拍摄地点从爱情旅馆转向了东京街头。当我们把书的内容当作他较新的创作动向向他提问时,他一点也不给面子地说:“你们都没有看我的摄影集嘛!这都是很早的啦,居然还有人看,最近的作品根本不是这样的呀!”Taka Ishii画廊的工作人员在他的要求下搬出《遗作》系列的几本画册,展示他最新的作品。翻译有些迟疑地问荒木,如果我们拍照时拍到他的作品会不会有版权问题,哪知荒木哈哈大笑:“你们随便拍吧,我没有看到啊……”原来是知道自己的作品很少在中国出版,所以希望我们多“偷拍”一些带回去,好让中国人及时跟进他的动态。看到大师自己这样表态,画廊的工作人员也只好笑着说:“那我也没看到……”的确,如果不是到了日本,根本不能深刻体会到荒木旺盛的创作力是怎么回事:所有新书店和二手书店,都能找到好多荒木的摄影集,而且每家书店卖的往往还不一样。1990年以来,包括展览画册在内,他已出版了459本摄影集。但是因为他还在不停地拍,所谓的新作品,其实很快就变成老作品了。

 
A:你们是上海的报纸,上海我应该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很久以前。但很不错。叫嚷着“A货A货”的老太太跑来卖手表给我。她并没有骗我,直接跟我说这是假的。

 

 
B:哈,是什么牌子的?


A:我不记得了。那种地方卖的都是假货吧,不是吗?那时候真是非常多呀。现在什么情况我就不晓得了。那时候还没有电视塔——是叫东方明珠塔?所以就买了橡皮风车做伴手礼。我最喜欢这种没什么用的东西。你们要点什么喝的东西?这家店应该有鸡尾酒,上海鸡尾酒,外滩鸡尾酒。

 
B:哦,真的有吗?
 

A:哈哈,只是随便取的名字,像是“春之风”、“夏之风”那样。对了,上海还有那个有老年爵士乐队的饭店吗?是一群老爷爷在演奏的,很有名的,在外滩。


B:是和平饭店。


A:对,我很喜欢,经常过去。那里有一些人把儿子送到日本的音乐学校来,记得好像是乐队的成员吧。啊,这本书的名字真有趣,关于写真的书(指记者带去的《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


B:这是台湾版,你没见过吗?

 
A
:不晓得,没兴趣知道。(翻开来看了看)哇,这印得真不错。内容和我最近在台北的展览一样。但是这个是完全版吗?

 
B:是的。


A:做得还真是很不错呢,哈哈哈。


B:大家出版社出的,和这本《走在东京》是同一个出版社。

 
A:
没想到有人喜欢。做得真用心,封面也很不赖。这是不错的书吧!哈哈哈。

 
B:没错,刚刚也去买了日本出版的写真集,在上海买不到。


A:真的吗?

 
B:特别是写真集。

 
A:
写真集应该不会出吧!有人说很难买到。那么如果不是写真集,而是像《走在东京》这种书,可以出吗?

 
B:总之会选择其中的内容啦,不能太出格。

 
A:
所以就把照片缩小一点,或是删掉一些,让内容安全点?像《走在东京》搞得好像参考数据一样。如果是纯写真集,应该就OUT了吧。

 

 

摄影:Stuart Isett

 
B:你不介意把照片缩小吗?


A:不管怎样都可以,跟照片大小无关。正因为是我自己拍的照片,所以没关系。但我其实不喜欢那样的展示方式,我现在都把照片尽量洗大。比如涩谷的Shibuya Hikarie(一个综合商业设施)刚开不久,如果在那种地方给人看照片,要洗得很大才有现代感。我最讨厌小小的像邮票一样的,标着这是什么什么作品。讨厌像欣赏绘画一样去看照片,还要说这是什么什么作品,要怎么怎么看,这我最讨厌了。放得很大的话,看起来不就很有作品的感觉吗?

 
B:所以你其实不喜欢像这本书里那样展示照片?


A:不喜欢。我现在在Shibuya Hikarie的展览,我们都说是B size (1m?1.5m) 的大小。所以写真集在中国真的很难买到吗?


B:有人会从境外带,但如果在机场被查到,就会没收。


A:没想到还没收哩。在日本,10年前会叫你把敏感部位涂黑。

 
B:所以中国读者一般看不到你太多的作品。


A:那么今天趁访问请多拍一点。如果你们带这本写真集回去呢?我想她(指女记者)应该比较安全不会被检查吧。你们就多拍点照片吧,当成数据啦。

 

 

 这家特别古老的旅馆里,有一间平时不让人进的房间,特别为荒木夫妇打开,让他们进去拍摄


B:没问题吗?

 
A
:有什么问题呀!不是有很多盗版书吗?很久以前就是!哈哈哈。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印就好。哈哈哈,这种话真不该说。哈哈哈,随便你们。

 
B:你曾说你自己是天才?


A:是北野武说我是天才。


B:你觉得怎样的人才算得上是天才呢?

 
A
:天才不就跟闪电一样。哈哈哈。

 
B:那你觉得自己是天才吗?

 
A
:有时候会突然觉得自己是,但有时会觉得自己不是。虽然这说起来很怪,但照相机是天才呀。

更多阅读:
影像窥见生活,2018华为新影像大赛带来的思考 《历史.家园——影像大水泊》摄影展暨同名画册首发式 平遥大展评论| 叶明文:国外摄影与中国摄影的比较 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特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