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丁三郎:专注于观察才是摄影之道
丁三郎:专注于观察才是摄影之道
2014/7/7 11:51:06  林海音   
 

丁三郎,拍猫这些年,也漫画,也写字。行走猫国,猫送雅号“罐头先生”。

 


人物


丁三郎拍猫拍出的第一组满意的成品,主角叫花大人。这只猫,性格较颓废,很失意,但也什么事都不担心。丁三郎抱TA,TA会头晕,会把头靠在他手上。人会晕车,很普遍,猫还会晕抱,这样的猫他是第一次见到。


拍猫的丁三郎和晕抱的花大人一见如故。花大人生性随意、失意、落魄,既不随大流,也不反社会,活得很糟;心高气傲,不看人眼色过活,身无长物,仍能保持整洁高雅礼貌良善。“和我一样。”丁三郎说。


丁三郎,“非全职,普通摄影者”。2002年,上海绝大多数人还没有数码相机,他有了一台200万像素的工作用相机,用作当时室内设计工作的作品记录。2004年,有了第二台相机,奥林巴斯C8080wz,史上最早带翻转屏LCD的数码相机,可以很低角度拍猫。那段时间是他刚接触摄影的阶段,常常游走街头,拍人,或者拍飞物。


那时的上海,人已经很多,但不至于泛滥,猫很常见,拍摄契机也很多。三郎拍了很多动物,最后发现猫最难拍,于是拍。他拍猫也没有固定的流程,一方面是因为拍摄地点、光线和背景的变化比较大,另一方面是因为猫。“食物和玩具就能控制猫,这样太容易了,这不现实,因为TA们不是宠物。”他说。


他形容猫,不用他她,不用它,而从来都是用TA。TA蹭猫时亲切可人对人却邪魅狂狷,TA在打呼噜和生气间转换得行云流水,TA竖起了飞机耳,TA在镜头前风姿绰约。三郎的微博里基本上都是TA们的故事,从吃到睡,从对峙到给摸。

 


兔星


如给摸少年兔星,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外冷内热。耳朵是摆设,听不见,也不会动。照样吃成胖子,是好样的。

 


李伪兔和李兔精


如同样的胖子李伪兔,总是盯住人看,TA旁边的李兔精目光却总是放空的,两只男猫从小一起玩到大,说不清是好兄弟,还是好基友。


如也爱粘在一起的李麻烦和闷蛋,粘住后就扯不开。李麻烦最爱与别的猫蹭头,闷蛋则十分喜欢。麻烦和闷蛋,双怪合璧,可谓猫界的没头脑与不高兴。

 


李麻烦和闷蛋


这些老少都是三郎的老朋友,熟面孔,他给TA们取名的规律基本上是看脸,饼蛋包豆米是常用名,按脸大小,饼是王,蛋是王子,包是大一点的,豆是标准大,米最小。他和TA们玩耍,大陆生物都有脾气,时不时要哄,哄法基本只有一个,就是上罐头。


丁三郎对这些老朋友会固定探望,并在探望路线上遇见新的猫。猫的生活变数较大,人和TA们的活动范围相合的面积概率比一块披萨型的圆角要小的多。他和TA们错过的几率很高,在上海这个全球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再过几年,可能更难遇见。


可猫,还是要继续拍下去。

 


三郎如今的生活平静无澜。他有两个更少为人知的身份。一为老师。数人跟着他学漫画创作,有几个已经是职业的画师和讲师。也有学摄影的,业余居多,大多人只是为丰富自己的个人爱好,以及见识一下独自隐修的门道。


一为漫画小说创作者。漫画小说,他还在写,尚未发表,因此不像摄影那样为人熟知,但在这一方面的尝试,事实上比摄影要早得多。没有数码摄影之前,1994年,他的业余时间的消遣以读读写写为主,不断试错,最后选出一个方向进行积累。有了数码相机,开始自学摄影,也从业余时间的爱好开始,同样试错,最后选出一个方向进行积累。

 


他说自己,“一个充满奇思怪想的人,思想不太严肃,认知偏娱乐。没有做科研理论与工程及做学术认知的脑力与觉悟。从事摄影、编剧、导演与漫画的观察家工作,则应绰绰有余。”摄影解决他很多杂念,漫画解决他更多杂念。摄影与漫画有共同点,在观察。


他爱观察,零五年到现在,丁三郎记录了200多只猫的故事,问他有没有感到重复拍摄的厌倦,他说,从来没有感觉重复。“猫的世界远超寻常的丰富,每一次都是新鲜的,还有99%是未知的,我身体力行只做到了1%的观察。”

 


拍猫的人,猫是他都市生活中的氧气。拍猫这么些年,最大的收获,三郎说,气顺了。当初他有一个问题,TA们不知道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下一次还能遇见吗?现在这些问题没有任何改变。


他还拍的动,心中的杂念就还有处可去。


三郎每日睡前会速读一本书,问他喜欢读什么,他说,没有不喜欢的书,只有读的时间能有多少之区分。近几年他读的较多的是以赛亚-柏林,还有托马斯-品钦。

 


阅读、绘画和拍照,这些可以说是他如今生活的关键词。问,三者和他再三提到的“积累”有什么关系?他发来一段话。


“不断改善个人的认知能力,唯有不间断的阅读。不断的改善阅读质量,即不断的改善生存质量。阅读本身不能太功利,但阅读的能力,决定我们在这个信息世界中的生存能力与质量体验。


我内心觉得,阅读和生活的关系等同于呼吸,和绘画拍照之间的关系亦等同于呼吸。呼吸的意义,即不要介意数量。读书要像呼吸一样不能停止。嫌弃书读的多,人会傻掉,持这种想法的人,往往粗鄙没见识。因为傻人只见识过糟糕的空气,或他们本身就是糟糕的空气。

 


我内心也觉得,一个人的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并不在于物质上有多幸福。往往在精神上,气顺了,才是关键。


摄影,画画,各种兴趣爱好都能让人气顺。各种让人感到幸运幸福的事情中,都包含了让人气顺的空气。然而,人类所有事务中,也许只有书,才拥有最多的让人气顺的空气。


真正一本好书,所蕴藏的优质空气量,往往是我们无法想象到的巨大。"


摄影丨Q&A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