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书屋 > 维克托.施拉格:我的作品关注真实直观事物的本质内容
维克托.施拉格:我的作品关注真实直观事物的本质内容
2013/4/8 17:04:33   现代摄影网  编辑  

维克托?施拉格:我的作品关注真实直观事物的本质内容

 

 

 

编辑引语:维克托?施拉格是当代的静物摄影大师,他继承了西方绘画和爱德华?韦斯顿等摄影大师的描绘静物的传统。他从事静物摄影已有30余年,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与爱德华?韦斯顿一样,他关注于静物本身的特质,而不是静物以外的信息。我们可以很明显地在他的《构图作为阐释》系列作品中捕捉到这种理念。这个系列作品专注于表现各种各样的精装书的封面、书脊、厚度及其颜色,而图书本身却是一种大量信息的载体。关注信息的载体,而不关注信息,这就形成了一种艺术张力。

 

 

 

 

第31号作品,选自《白色房间》,2008 年

 

 

 

——摄影家小传

 

维克托?施拉格 Victor Schrager

 

施拉格1950 年出生于美国,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通过努力,他开创了美术派摄影家的职业生涯,在业内以神秘而近乎抽象的静物摄影而闻名。这一特征在他最新出版的《构图作为阐释》系列中也足以得到佐证。他还从事刊物委托的摄影,并接拍广告摄影任务,同时,他的摄影作品也在一些重要的机构展出、收藏(包括“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国家艺术捐赠基金会”、“麦道尔艺术家聚落”,以及“古根海姆基金会”,都曾给他以奖励资助。施拉格的摄影作品由“埃德温?胡克画廊”代理。

www.victorschrager.com

 

 

 

第49号作品,选自《构图作为阐释》,2004 年。

 

 

 

我六年级时第一次亲手放印照片,从那以后,我就深深地被摄影所吸引。我放印的是父亲带给我的底片,当时他环游世界,到过南美丛林、克里姆林宫,以及非洲等地。1975 至1978 年间,我曾经是纽约“光线画廊”的总监,我有幸与众多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家密切合作,从保罗?斯特兰德、柯特兹、卡拉汉、西斯金德、萨默,到弗里德兰德、温诺格兰德、埃默特?戈温,到扬?格鲁佛、史蒂芬?肖尔、罗伯特?海内肯以及尼克?尼克森等。我的这一经历无疑让我感受到了摄影这一媒介所具有的无穷魅力。

 

 

 

第56号作品,选自《构图作为阐释》,2002 年。

 

*

 

我近期的摄影作品关注真实直观事物的本质内容,而不是反映事物的文化及历史外延复杂性的作品。我现在依然坚持使用外拍大画幅相机,执著于它与面前被摄对象之间形成的那种易受影响的亲密感。即使是从大画幅胶片过渡到了大文档数码画面,也没有能够使这一点有所改变。

 

 

 

 

第63号作品,选自《构图作为阐释》,2003 年。

 

 

*

 

我的所有创作几乎都源自静物这个概念。那种到各处散散步,期望能偶然碰到什么有意思的摄影主题的模式,对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吸引力。从本质上说,我觉得,我的工作方式就如同走入一个房间,里面空无一物,只有一架乐器而已。假如事情顺利,就会取得特别奇妙的成果,也可能什么结果都没有。重要的是我得与我所拍摄的对象同处一个空间。校正这个概念对我的工作方式来说,是极为关键的:制作照片时我要随时关注,或作出反应或不作反应,随时有所校正;并确保在恰到好处的那个时间点及时停手。

 

 

 

 

第529号作品,选自《白色房间》,2008 年。

 

 

*

 

向数码摄影转变的过程还是比较轻松的。这一过程中,其最终目标及我所期望的,并没有发生改变。在这里,我必须要感谢“亚当森数码复制工作室”的戴维?亚当森在这方面为我提供的帮助。当锡版照相法受到冷落被弃置一边的时候,我怀疑是否有人为之感伤落泪。

 

 

 

 

佛手,选自《植物生态》,1999年。

 

 

*

 

我的作品涵盖8?10 的接触印相照片,以及画幅大得多的干粉颜料印相照片。我一般总要使作品印相的大小与图像背后的意图相互匹配。

 

 

 

 

桔子,选自《植物生态》,1999年。

 

 

*

 

我此前的几个作品集(《构图作为阐释》《 白色房间》《生对死》)已经引入了彩色——彩色是怎么回事,以及应该如何表现,等等。在那以前的作品(《鸟类手册》《植物生态》)中,我用的是黑白照片,这使我对于命名、变化,以及自然相对于文化等方面的表现意图变得更加明白易懂了,也避免了读者们对于“自然摄影”的误读、误解。彩色似乎能在作品周围建立一种网格状的逻辑连通关系;而黑白照片,它更多的是关乎一种压缩与平衡。

 

 

 

 

野萝卜花,选自《植物生态》,1999年。

 

 

*

 

我通常比较喜欢商业委托摄影。有人安排好摄影对象,将其放置在你的面前,而这些对象我自己一般是找不到的,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呀。拍摄的过程中,我的视觉调研过程一直就在进行着——每当此时,我会酝酿出一些更具个人针对性的创作灵感,并在现场实施试验,而旁人却浑然不知。正因为熟练掌握了商业摄影项目的技术要求,所以作为艺术家的我,在艺术创作中的效率也大大提升。

 

*

 

关于受到的影响问题:我往往会被某些个别的摄影作品深深地吸引——这些作品的来源各式各样,涉及各路摄影好手——而不是某些个人所创作的整套整组的作品集。那些对我有重要影响的人物包括:弗雷德里克?萨默、约瑟夫?休德克、皮特?兹瓦特、扬?奇克尔德、伊文?潘、查尔斯?琼斯、詹姆斯?纳史密斯、亚罗米尔?芬克。此外,还有菲利普?古斯顿、乔治?莫兰迪、斯图尔特?戴维斯、格特鲁德?斯泰因。

 

 

有些照片更具诱惑力,比其他照片要更容易使人产生共鸣。但那些难以亲近的、原始的,往往也是不那么成功的照片,却也有自己的特殊价值。

 

 

说到《构图作为阐释》中的照片,是必要的同时又是各不相干的,这就如同莫兰迪的水罐,施蒂格利茨的云,塞尚的水果,韦斯顿的青椒,或者伊文?潘的冰冻的食品那般。拍摄这些照片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处理好出现在你面前的这小块空间,就是要看看,现在是不是又有可能从这种摆放方式中,拍摄出一张引人注目的照片来;就这么来回重复,直到整个拍摄活动超越了环境所能提供的可能性为止。一切都让位于视觉感受。图像元素就要放置在最应该的位置上。地平线依旧在那里,地心引力也存在,阴影是触手可及的,房间里没有旁的人,只有我自己。

更多阅读:
纪实性国外婚纱摄影写真 玉村康三郎:百年前的日本 祖宇:自我鉴定报告——有关“自拍” 最新WPPI全球婚礼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公布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