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魏壁:我仍然在回乡的路上
魏壁:我仍然在回乡的路上
2014/9/30 10:38:56     钱梦妮  
 

  

 

第一财经日报:作品里写的字有没有草稿,如何写上去的?

  

魏壁:我的习惯是不打任何草稿,连腹稿都没有,想到哪写到哪。但现在要有一个梗概,尽量做到每一个版本都不同,因时因地也会因为有不同的感受。藏家买作品会看重唯一性。字在画面里的摆放也完全没有既定的规则,因为我从小就写字,图文结合的形式很多年前就在不自觉地做——时不时就在纸头上画画速写,然后写几笔字,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障碍。写成方块、竖条、满版都行,有些关节打通其他就无所谓了。

  

日报:回乡三年有过孤独感吗?

  

魏壁:现在的生活基本算是我的理想生活,每天都舍不得离开。我天生就属于乡村,对城市生活一点好感都没有。公路可以直接开车到家门口,也有网络,这些就已经足够。很多东西真是没有必要,你看到那些树木都觉得很舒服,不需要想别的。在城市里会被大的洪流带走,甚至城市里的树木好像也被带走了。人也不需要那么多朋友,本来一生谈得上知己的就已经很少,大多数朋友都是利益关系。

  

在城市里生活,搬家很多次,怎么对一个地方产生情感?如果一点怀旧情绪都没有的话,人能不焦躁么?如果一味依靠感官刺激的话,那都不长久。消费了我就存在了,这很可怕。消费有意义吗?你看一棵树的愉悦,可能不亚于得到一辆奔驰车的愉悦;你可以跟一片小树林、小山丘过一辈子,但你不可能和一套房子、一辆奔驰车深情地过一辈子。

 

  

日报:有评论说现代乡村文明已经破产,你们也许是可以重建乡村文明的力量。

  

魏壁:不见得,农村孩子现在还是非常向往城市,一定要爹妈在城里买房才肯结婚。现在他们异化得很厉害。前年我们那里最后一头耕牛被吃掉了。大家都用机械化,闲的时候就出去打工。我这个年纪算是青壮年,很少见,将来农村可能完全资本化了。

  

虽然我回了农村,但我还是怀疑是不是真正返乡了——物理上来讲肯定是在那里,但心理上已经被城市洗过脑,还是戴着有色眼镜、带着审美的功利去看农村,用城里人经过训练的眼光在看乡村。所以我认为自己没有做到真正的回乡,仍然还在回乡的路上。

  

日报:你认为大家能从那几幅关于农民的肖像里看到什么?

  

魏壁:自己在拍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刻在脑子里面。农民只要立在那儿,就有神性,跟高楼里住的人不太一样。颜长江写过一篇文章,说我信仰土地。我希望可以拍出这种难以描绘的神性。

  

这些都在摄影棚里拍的,在祖屋里,天棚漏着雨。用哈苏相机曝光需要一定的时间,他们坐在那里需要保持不动——开始会应对你的镜头,渐渐会抽离,人的面部表情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里去。

  

他们觉得自己的农民身份很卑微,我觉得农民太可敬了。我会跟他们聊一下大概需要什么样的照片,想把他们拍得很有尊严。他们也就渐渐会认真对待你的拍摄,神情会肃穆起来。这个过程就会渐渐代入。出发点就是带着一颗敬畏的心去拍,其实只要心干净了就看得到那个层面;如果很急切地想要拍,那心就脏了,那也就拍不到那些东西。

 

更多阅读:
托马斯-鲁夫:我只对图像而非技术感兴趣 滤镜百科:不同滤镜和它们的妙用 1923 年德国超级通胀︰2000 亿马克买一个面包的时代 光是摄影的生命 善用太阳拍出漂亮相片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