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严明:摄影,就是落定下来过日子
严明:摄影,就是落定下来过日子
2014/11/25 13:46:43  现代摄影网  黄璐  
访谈时间:2014年11月23日 晚上8点
访谈地点:连州二鞋厂展区
严明:著名摄影艺术家,代表作《大国志》,出版物《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在连州展览期间,严明应邀与本网驻华南地区编辑进行一次聊天式的访谈,很轻松,内容涉及连州展、摄影作品、策展、经历、拍摄习惯、选题、后期、生活、出版、读书、未来计划等)

 

 

现代摄影网:严老师,您好!记得您在连州,有好几次展览了

严明:三四次吧,第一次在连州展览是09年,2009年在连州展出的作品,也和这次的一样,九幅黑白照片,当时叫《我的码头》,后来在大理获奖。

 

现代摄影网:2012年您作为策展人进行策展。作为策展人和参展摄影人这两者的区别是怎样的?

严明:策展人是您策划一个展览,张罗一个展览,而你自己并没有展览。

 

现代摄影网:作为两种不同的身份的话,您的侧重点会在哪些地方?

严明:2012年我策展的展览找的那四个人,那四位摄影师都是来自河南,不是说一定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们是我所了解的摄影师,当时有慕容拖鞋、李宇宁等四人,他们都有很多作品,但是很少出来展览。但是作为策展人,我没有打算继续在学术上继续研究,所以他们的共同点就是作品多、但是展览机会不多,完全从外围的定向把他们拉过去,推荐给大家而已。当年获奖的名单就产生在我这个团队里,获得连州摄影奖,当时我也感到很荣耀、很高兴。

 

 

现代摄影网:您个人有作品展,也策过展,经历特别丰富,比如说教书、乐手、记者,再到摄影师,其实您觉得过去的不同角色对您现在这个摄影师的身份会有什么必然联系、或者影响吗?

严明:没有影响。也许您没有换过很多职业,但是您会换过很多单位。单位做的事跟之前单位做的事,都会有很大的不同。不是一成不变的日子,都是在改变。首先时间在改变,当时你喜欢,有这方面的追求,喜欢这样东西,你就会想去做好,做一阵子。音乐跟记者有没什么联系,都有一点联系,因为都是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下一个东西而已,造成这种变化和转变的原因,可能是你自己还是追求自由,不变的东西在变的过程中没有变,就是这样。说得通俗点,以前的职业就像是恋爱,而自己比较落定了一个主要的事业可能就是结婚过日子。摄影,就是结婚过日子。

 

 

现代摄影网:您今年推出的第一部随笔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市场反映都挺不错的。老师有没计划继续推出新的书?

严明:这本书是幸运的,我比较幸运。我在寻求自由的过程中间,看到了摄影,摄影给了我一个出口,但也是艰难、也是很寂寞的,经常也是会为生存烦恼和担忧。摄影给了我一个出口,这本书给了摄影一个出口。看到了别人的焦虑,给了自己一个表达的机会。。。出版社也有计划,作为一个摄影师我自己也是一直都想出一本摄影集,但是种种机缘巧合,阴差阳错地先出了一本文字书,出画册是我的一个愿望。我今年过年做,预计明年4、5月份就会做好推出来。

 

现代摄影网:画册会有文字吗?

严明:也会有文字。因为其实我自己很想出很纯的画册,但是文字和画册不矛盾。因为前面这本书我已经实现了这一点。文字和照片会相得益彰的。现在不出点文字,出版社和读者可能会不太乐意。

 

现代摄影网:下午在看《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展览的时候,欣赏这九张照片里面的排序与老师在书里面的排序有一点点吻合,不知道这是否只是我的一个感觉而已?

严明:没有吻合,都是顺便排序的。从众多照片里面,根据喜好,在里面选出来的。因为我在书里面提到过了就是我不太赞同在两张相邻的照片里面有什么联系、有什么顺序,一张照片它不应该对前一张负责,但是顺序它还是讲究一点的是,如果一上来就来个大特写的,别人不知道你干什么,呵呵。

 

现代摄影网:您拍摄的作品里面对于这种民族的文化的比较多,以后还会继续这个题材吗?

严明: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面还会继续的。因为我在书里面讲了,我是比较反对预设主题去拍摄的,一个摄影师在一段时间里面他会有一个倾向,他会感兴趣一个大的范畴。我感觉中国的历史文化这一块,我关心它们的现状,它们的去与留。

 

现代摄影网:作为自由摄影师这些年走南闯北来进行拍摄,好像老师在重庆和河南这两个地方创作的作品是多一些的,它们很吸引你?

严明:因为有文化,有自己非常喜欢的美景。在书里面也提到了,重庆饭菜便宜,民风好,我就乐意经常去了。还有它不是特别远,另外它作为一个中转站,我会路过,这样一来一去的。往郑州去。。。内蒙我也去,甘肃、敦煌。他们是一个重要枢纽,这是跟个人的经济条件、个人能力还有关系的,我也想去台湾拍中国的影像,但是目前还去不了,这都是条件限制,一张好的照片,到底会出在哪里,这都不是一定的,也不是说按规律均匀来排布的,只是说你跟那个地方情感反应更多,你更勤勉一点、更勤奋一点,那可能就会,产生的作品就会多一点而已。

 

 

 

现代摄影网:说到拍照,您拍的很多人像,都是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就把那张照片拍下来了,没有事先跟他有一个沟通交流。当你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你心里有一种爱与怜悯的情愫在里面,然后在那一个瞬间,本能的反应,拍摄这张照片。

严明:我拍照片还是比较遵从视觉优先的。我看了有一个感觉,对这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判断出是一个不错的画面,才会去拍他。自己拍摄上有一个主张,事先绝不交流,我一直认为没有比摄影师到来之前,对方的那个状态更为自然的了。

 

现代摄影网:这个观点您在书里面提到过。

严明:嗯,这个不是说你跟他沟通半个小时以上,互相熟络了,没有什么防备了,才能拍到放松的照片,我不那么认为。其实在你没有来之前一切都是自然的,


现代摄影网:事实上相机还是很明显的,还是很容易被观察到的,怎么让被拍摄的人不发现呢?

严明:一个是做好隐蔽、估计好距离调节好相机参数 ,二就是快。这就是两大秘诀。就是快,相机在一两秒之后收起来。这样子是最自然的,我认为的拍摄类型。当然也有人大画幅、架子,模特,这是另当别论。

 

 

现代摄影网:今天在粮仓的时候看到老师的作品《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的文字解说,您现在推出的这些项目里面有两组是有名称的,一组是《我的码头》和《大国志》,应该怎么来去辨别这两个项目?

严明:得说一下,我没有项目,这些名字都是后来取的。《我的码头》是我早期所有作品的名字,全部照片都叫《我的码头》,后来我改名字了,《我的码头》当时是表现我重现三峡一带产生的一些照片,譬如四川、长江流域的那些地方,我是从那些地方发端的,开始了这组拍摄的。但是后来我又去了内蒙,在草原上拍,我就不想叫《我的码头》了,再后来到了中原地区,我只是把名字给扩大了,所以叫《大国志》。实际上,这个名字是涵盖了《我的码头》,是一个包围的关系。

 

现代摄影网:因为今天下午我看到作品的文字介绍有提及到两个名字“互为注脚”

严明:这两个名字就像二个圆,不是没有关系的两个圆,一个大圆,一个小圆。

 

 

现代摄影网:也就是说两个圆中,《大国志》包含了《我的码头》。近期内,您个人还会在全国范围内为您的新书《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做讲座吗?

严明:新书的讲座将会告一段落。之后的时间我会专心做好画册。讲座已经了做了好几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郑州,六个城市。

 

现代摄影网:所以说这段时间接下来您的工作重点就是整理这本画册吗?

严明:对的,我要整理这一年的照片。


现代摄影网:因为现在能看到您发布的照片,好像很多都是以09年的前后,或者09的照片多一点,近年的照片很少看得到。

严明:会有的。从08年以后到现在,都会选择放到画册里。

 

现代摄影网:这次的画册里面会有更早期的作品吗,2003、2004年?

严明:应该不会的。因为之前我都没有用这种画幅的相机,不是这个体系,拍摄的点也没有转移到这上面来。2004、2005年的时候可能还在街头扫街,用135、莱卡相机,我是2008年以后禄来的方画幅的相机上个月拍的照片都会有。

 

 

现代摄影网:在阅读《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的时候,您有提到说出去拍照片会跟朋友,一起出去。那么拍摄的话也是一起吗?因为好像很多自由摄影师一个人出行一个人思考一个人拍摄。

严明:这个不一定的。没有应该还是不应该的。

 

现代摄影网:两个人以上的出行,你们怎么把控景物的拍摄?

严明:预防景物会重复吗?两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一个景在每个人的拍摄方案里面都不一样,我看中的,别人肯定看不上。每个人的视角、视觉都不一样。两个人拍了完全一样的也是没有问题的至少没有完全一样的,你的器材、你的镜头语言都不一样。都一样也不会说譬如看到了某一个雕塑而升官发财,不是说哪一张图像能包打天下。

 

现代摄影网:一名摄影师进行创作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是需要经历独立的思考的,独立的时间和空间。那么几个人同时在一个地方进行创作,同处一个环境里面,会互相影响吗?

严明:独立思考是随时都需要的,就是说有人看到一辆汽车就想拍。每个人的大脑都是不一样的,不会起那么大的冲突,一个人只是跟着别人(好的摄影师)进行模仿,复制性地去拍,那是拍了十张也没有用,因为那个化学反应不是他的。也许他拍了很多照片,但是当中没有自己。因为摄影师进行创作的时候是进行与自己有关的,才能是我的作品。

 

 

 

现代摄影网:您用来进来拍摄创作的都是胶片相机,这些相机拍摄完成后便会涉及暗房的问题,冲洗照片,这些是很专业的、具有技巧性的工作。现在洗照片的话,是交给别人进行冲洗还是自己冲洗?

严明:自己洗。


现代摄影网:老师的第一部相机是富士的数码相机,从数码相机转到胶片相机,其实这里面是含有很多的技巧与专业在里面的,这部分知识都是老师自学的吗?

严明:对的,先跟朋友学,后面自己学。这些都是工具,看上去好难,一两个礼拜就可以学会。这些都是有顺序,有条理的。这些都是工具,你不能永远都纠缠于这些,最后还是在于你怎么来运用它?就好像一个厨师,菜、锅碗瓢盆,菜的大小,做什么风味的菜,这都是看厨师的本人。

 

 

现代摄影网:环境是客观存在的,您是怎么样从这个环境中获得诗性的浪漫的?

严明:我们的社会、文化中间的诗性是有的,只是说通过我来让别人看到,那是因为我还是在意失去的,它们经常处于一种境遇令人堪忧的状态,让人欲哭无泪。所以说,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我指的就是这种文化的流逝、这种惋惜。所有的事情还是自由,有生命力的东西。

 

现代摄影网:除了拍摄的时间之外,如果有时间的话,您会感兴趣的读那种类型的书?或者有一些您个人比较喜欢的书吗?

严明:我读的书并不多,平时会看一些访谈类的。《杜尚访谈录》这是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一本书、方力钧的《像野狗一样生存》、日本村上隆《艺术创业论》我看了一下,参考了一下。当然了,很多的一些日本摄影师的随笔集跟专业有关系的,还有一些其他领域的一些书,比较杂,也都会去看看。

 

 

 

 

欣赏更多严明摄影作品,请点击链接http://www.ccsph.com/detail_7033.html

 

现代摄影网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